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東離】殺凜-依賴

*第一次寫東離文小心OOC

*有黑有微甜(?)

 

牢籠,雖然能夠關住他所憎恨的對象的行動,卻無法關住他的心以及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事物。


為什麼他可以輕易的奪取別人視如生命的物品還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他就是這麼討厭他。

討厭他那滿不在乎、討厭他似乎把世上的人事物都當成是他的玩物一樣把玩、討厭他那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討厭他現在就算被他關進牢籠卻還是那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你應該反抗我、憎恨我、仇視我!

殺無生握著手中的利劍,越握越緊。

為什麼你只是什麼都不做的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哼。已經說不出話了嗎?」
他故作鎮定,舉起他手中的利劍往牢籠裡頭一伸,抬高了凜雪鴉的臉。

「有什麼好說的嗎?都被你抓住了?要殺請便。」閉起眼,凜雪鴉不在多說任何的話語。

既然都被抓住了,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反正活在這個世上他也不過是把掠奪當成樂趣。仇家滿街都是,哪天被誰抓住滅口他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下不了手嗎?」看著遲遲沒動靜的殺無生,他反問。

「哼。笑話。堂堂一個殺人無數『鳴鳳決殺』何時有下不了手的時候?」
他這段譏笑聽著是在笑話別人對他的不解,但事實上卻是譏笑自己這個時候下不了手。

對,他下不了手。
為什麼?這可是他的願望。
現在只要一揮刀,所有的恩恩怨怨便就此了結了不是嗎?


「你之所以下不了手,是因為你依賴我。這麼說對吧?」
洞悉敵人的心理一點都不難。更何況是殺無生?

「可笑。我對你有依賴之心?」
「不是嗎?那你為甚麼下不了手?」現在殺無生的劍只需要再往前一點就能立即刺穿他的喉嚨。

「我不過是在想,這麼就讓你死太便宜你了。」

「喔?那你是打算怎麼做?」




『把你永遠的關在牢籠你,讓你只屬於我。』

對,其實凜雪鴉說的是真的。
一開始他確實只是想把他殺了,為了報復他把他最重要的東西奪走。

但後來,他對他產生了『依賴』。
比起那些江湖上打著多響亮名號卻只需幾招就讓他就此消失的人,凜雪鴉的存在對他來說是轉變。

他不想殺他了。他想囚禁他。
讓他屈服、讓他哀求......。




评论
热度(12)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