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家庭教師//獄綱(5927)//只想告訴你的話語(r15?

*腦洞,人物個性可能稍偏,接受者安心實用



其實在獄寺的心中他是有許多的話想對綱說的。

但礙於身分、礙於自己心中無法跨越的界線,他總是又把話深深的埋進心中。

『這樣做就好了,至少不會造成十代目的困擾。』

他總是用這個理由去說服自己。

『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當自己這麼想的同時,心底深處的自己卻又開始這樣問了。

『難道你真的想要抱著這股後悔度過接下來的生活嗎?』

看著他被人觸碰、看著他去愛誰,如果他都能笑著去面對,那他就是在逞強騙自己。

「獄寺君,你怎麼了?」見著面色有些不好的自己,綱吉擔心的靠近了一些詢問著。

忽然如此近的距離,讓他有點驚嚇了,反射性的往後退了。

「沒、沒什麼事、十代目不用擔心!」

「又是這句話......。」失落的神色其實也被自己納入眼中。

因為自己習慣一個人了、習慣任何事情都自己承擔、解決。

因為不想讓綱吉擔心自己,所以就算真的有事情他會總是這麼說。

「十代目......。」

「不是說過了,可以依靠我嗎?難道我真的那麼不能相信嗎?」

很久以前綱吉就看透了自己,所以總是對他說再多依賴他也可以。

可是自己的個性不予許自己讓他最重視的人為他擔心......。

「不是的!十代目!」他連忙反駁。

而這時的自己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無意識的這個舉動卻反而讓綱吉為他更憂心。

「我只是覺得……自己沒有什麼資格能讓十代目為我擔心的……。」

「說什麼沒資格……你知道我多擔心你、多在意你嗎?」
綱吉像是終於爆發似的,把心中的不滿全都說了出來。

「在、在意?」還沒從綱吉對他發怒的狀態下回神,他只聽到一些關鍵字。
他是真的被嚇了一跳。
他從來沒看過綱吉那麼生氣。

「阿……這個……我……。」才剛說完,綱吉這才意識到就在剛才他不自主的講出了些奇怪的話,他吱吱唔唔想加以掩飾,可是並沒有太大的功用。

「十代目……您……是說真的嗎……?」睜著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綱吉,他內心的感覺光是用這句表達他的驚訝還不夠。
雖然他懂綱吉所說的“在意”或許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子,可是他確實還是很驚訝,甚至還有點開心。

「對、對啦!我是認真的!」都不小心說溜嘴了,既然如此不如就硬著承認吧!綱吉這麼想。
「我一直希望獄寺君不要把我當成首領,我想更接近你、想更了解你啊……希望你能多依靠我,希望你不要隱藏能對我說出你的真心話……。」
從認識獄寺到現在,他總是覺得獄寺還是把他當首領看待,有些時候他甚至覺得獄寺君對自己的事有隱藏一些非常重要的事不願與他說。
雖然他知道有些事其實是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但看著獄寺因為這樣而煩惱他希望能為他做些事啊。

「……」
「如果說在這些隱藏的事中,其中之一是我喜歡上十代目了,那您也會願意聽嗎?」
握著拳,打從說出這句話時獄寺就覺悟到失敗了。
見綱吉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低著頭,他知道他徹底失敗了。

「不過也請十代目不要太過在意,我知道這樣說會讓您困擾。但我明白了,往後我絕對會對您坦白的。」
既然是綱吉的希望,那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做到。

突然間獄寺感受到一雙顫抖的手環住了他的腰,他低下了頭。
「我並沒有……感覺困擾……。」
「能親耳……聽到獄寺君這麼說……我很開心……。」

「十代目……您不覺得……噁心嗎……?」
比起現在環抱住他的那雙手,現在他最難以相信的是,綱吉對於他已經算是告白的話語不但沒有感到排斥,甚至還對他說能聽見他這樣說很開心?
就算是平時再怎麼聰穎的他,對眼前這個狀況他完全無法分析。

「並不會……因為我的想法也是這樣……。」
深深的埋入獄寺的懷中,不用想也知道現在他肯定臉紅的不能見人。

「十代目的想法也是這樣……。」獄寺的腦中已經無法再消化綱吉回的任何一句話了。口中喃喃的重覆著綱吉的話語,直到自己稍微緩過了神才意會到句中的道理。

「等等!難道十代目您也……?」

這時獄寺感受到懷中的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不會是夢吧?
不可能吧?
十代目真的接受我了?

儘管是再有自信的自己,這時他也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會錯意亦或者只是夢一場。

「十代目……請問我能碰觸您嗎?」
其實從方才開始他就想回抱住綱吉,只是他怕他所聽到都不是真的所以他遲遲不敢有所舉動。

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允許。

「請問……我能看您的臉嗎……?」儘管回抱住對方,可是看不見表情讓他無法得知綱吉現在的情緒。

抬起臉,獄寺對上的是令他理智更無法控制的表情。

臉上的潮紅、濕潤的雙眼,這些都是他在腦中想像的綱吉。

「對不起……十代目我……。」
無法再控制自己的理智,他吻上了那抹令他醉心的唇。

明明自己應該沒有做出這種事的打算與勇氣的,可是身體以及意志卻突然像是忘卻了他一直以來的矜持、一直以來不敢往前的理由般。

那句對不起,其實也有著如今他出手做出了這種事,也回不到從前的覺悟。

「不用道歉的……獄寺君……。」稍稍離開唇瓣,綱吉喘著氣,對著內心還有一絲自責的獄寺給予一個令他不需要自責的理由。
「因為我喜歡獄寺君……所以……我不討厭你這麼做的……。」
因為是獄寺,所以他願意。

「十代目……。」
「即便我接下來會對您做出更過份的事……您也不討厭嗎……?」
現在不讓他停手,接下來他怕會做出讓綱吉討厭的事……。

「沒關係的……只要是獄寺君,對我做任何事都可以。」
在確認過彼此的心意後,綱吉更願意坦承的面對獄寺。
儘管那會是令他害羞的事,但如果那就是獄寺所想要的話……。

儘管自己再多麼衝動,獄寺仍然像對待珍寶一般小心翼翼的觸碰著。

深沈的吻,宛如是要吻到綱吉深處一般。

「如果您喜歡我,請您喊出聲,綱。」
因為不喜歡自己所發出的聲音,所以綱選擇咬住自己的唇不讓自己發出如此羞人的聲音。
雖然從喉嚨深處發出的這樣的聲音的確激起了他更多慾望,不過他還是希望能聽到綱吉真實的聲音。

「獄寺君……你真的很狡猾呢……。」
在這時才喊了他名字……。

綱吉發現,這時的獄寺與之前的獄寺不同,更加熱情。
是因為他才有這樣的轉變嗎?
怎麼辦?內心止不住開心的感覺。

「喜歡你喔,隼人。」

自己不敢開口的話也終於說出口了。

END

评论
热度(6)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