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HQ 排球少年//影日//關於結婚那種事

  ★婚紗梗,謝謝菇菇點文(愛心)

  ★也是私心想看日向天使穿婚紗的我(O)


  「日向你這個白痴!呆子!」
  「哈?說人家白痴呆子的人才是白痴呆子!」

  依舊跟往常一樣,兩人今日還是上演著互相因為小事而爭吵的場面。

  「你們到底鬧夠了沒!」站在後頭的澤村終於還是隱忍不住的吼了出來。

  臉上依舊是掛著笑容,但正因為是這樣才是最令人畏懼的。

  「都已經這種場合了還給我吵吵鬧鬧成何體統!」

  所謂的這種場合指的就是現在了──他們在的地方是結婚喜宴的會場,當然了,今天的主角還這樣不像樣子的,要他不說上幾句他可辦不到。

  「嘛、嘛,生氣可是會老的比較快喔澤村。」帶著愉悅的笑容,接著出聲的是菅原,他拍了拍一身穿著鼻挺西裝原本給人斯文氣息的人在下一個瞬間卻轉變為修羅的澤村。

  雖然很想笑,但是想了想這樣的場面吵吵鬧鬧的或許也不合宜。

  「你們這樣再吵下去可是會給周圍的人帶來麻煩的喔?」倘若是平常的話,他們頂多說上幾句不會太過限制,但是如今場合不同了還是得控制一下才行。

  「啊啊,不然這樣好了......日向過來一下。」菅原對著日向笑了笑,雖然平時的他也是這般和藹可親的,但是日向總是感覺有一點點不太對勁,但是到底是哪裡他也說不上來,總之就算如此他也知道自己無法反抗了。

  上鎖的房門,慢慢逼近自己的身影,日向開始後悔了。

  後悔自己跟影山在這種重要的場合大吵大鬧惹怒了菅原學長。

  與自己料想的果然沒錯,一出去只見影山似乎連遮掩自己笑意的舉動都省去了。

  「你這是什麼打扮啊,呆子日向。」盡量等自己平復好心情,影山上下打量著日向身上的穿著。雖然好好地講出一句話了但還是止不住自己的笑。

  「菅原原來你還真的帶著啊。」別過頭笑的澤村這才意識到日向身上穿著的衣服似乎在哪裡看過,總覺得有種眼熟的感覺。

  「對啊,畢竟是班上女生的好意啊。」意味深長的一句話從菅原口中脫口而出。

  怎麼說呢,應該說班上女生的手真的很巧好呢?還是女生們太過於熱心?他只不過不經意地提到高中畢業之後就要去參加朋友的結婚典禮,結果女生們居然團結起來要幫他口中的新人,對,就是“準新娘”做一套婚紗。

 畢竟日向也是一個男生,在怎麼說也沒有一個正常的男生會想穿著女孩子的婚紗吧?雖然他用了“準新娘”比較習慣穿西裝婉拒了,但是女生們似乎在這點意外的堅持。

  成品是一件橙色的蕾絲婚紗,有層次的裙擺是每個女孩子看了都會覺得夢幻的設計;腰間的大蝴蝶結用著淺色及亮色的橙色加以疊合製作而成。

  看到這件婚紗的當下菅原突然覺得這麼好看的婚紗要是沒有人穿著是多麼可惜啊。

  不可否認他是希望日向能穿上的,雖然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但他姑且是帶上了。然而在這一刻菅原突然慶幸自己當時那種“姑且”的想法。

  「不要笑啊,你這個......。」即將出口的話又被吞了回去。身上這件禮服已經是自己最好的警惕了。要是再鬧下去他可不知道自己會被受到學長如何的照顧。

  「如果你不想跟我一樣穿上這可笑的婚紗的話最好表現的友好一點!」日向悄悄的跑到影山的耳邊低估著。

  雖然都是結婚了用友好這個詞似乎不太合適,但現在他腦中除了這個詞他實在想不到其他詞語。

  

  ──跟高中剛入學時,第一天在體育館時遇到雙方的那一天一模一樣。

  那天也是吵吵鬧鬧的把事情搞得一團糟,還被澤村隊長退回入部申請。除非兩人有身為隊友夥伴的意識時才會同意他們入部。

  「或許這就是他們兩人之間相處的模式吧?」菅原看著澤村淺淺的一笑。他們也憶起了,高中他們剛入部時的那個景象。

  每個人之間與他人的相處模式都不相同,他們或許就是靠這種模式直到今天終於走到一起的吧?

  「對了。」影山在日向即將抽身離開他的身旁時拉住了他的手。

  「這件婚紗,你穿起來很好看。」才不可笑。還是該死的適合。

  臉上淡淡的紅暈說明了影山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

   END

评论
热度(1)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