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HQ排球少年//牛日//日向生賀

  ●其實是前篇的後續,建議可以先食用前篇

  ●其實還是突然轉為生賀的文

  ●其實有些羞澀跟不自覺撩的牛總頗萌

  ●其實後頭還會再開一部車,如果想等車的朋友請再等候一下XD

→前篇傳送門:http://xf00054932.lofter.com/post/1cca79c4_ee872ccd


   日向被突然其來壓上來的重量以及溫暖的擁抱嚇了一跳。

  「牛島前輩......你怎麼了嗎?」手在牛島的背後慌亂的揮舞著,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

  思索了一下,日向還是輕輕的回抱住牛島,像哄著小孩一般輕拍著他。雖然不知道牛島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是如果這樣能稍微讓牛島好一些的話那就好了。

  「難道是因為我太晚來了,讓你不開心嗎?」日向帶有點內疚的口氣小聲地說道。

  「不是。」他感覺到在自己頸窩的地方牛島微微地搖了搖頭否認。

  「那不然是......?」還是球隊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雖然以牛島前輩來說根本不會讓球隊發生甚麼事情。

  「我以為......你不會來。」等待的時間是無比痛苦的。這是牛島第一次發覺。

  跟等待球隊隊員是不同的感覺,明明也是習慣性地提前15分鐘來等待,日向也沒有遲到,但是短短的15分鐘卻讓他覺得十分的煎熬。

  

「要是這樣的話,我早就不會答應這次的邀約啦......。」畢竟現在大家為了接下來的大賽是加緊腳步的在練習,如果是不喜歡的人日向壓根不會想放下練習來赴約呢。

  「好,那今天就當放鬆心情好好的走走吧!」常常被烏養教練責備說練習的太拚,所以幾日前就跟教練說今天想休息一天,而意外的是居然得到同意了。

  「嗯,這附近新開一家球鞋店,要去看嗎?」他指了指旁邊出口處的方向,詢問日向的意願。

  「可以啊,聽說那附近也有一家很有名的可麗餅呢,很早就想去吃看看呢!」日向邊說著眼睛閃著光芒,其實老早就聽說那附近有家可麗餅很有名氣,但是自己的時間總是都排給了練習,所以他很是怨念。

  「哈?日向你怎麼在這裡?」兩人正打算動身前往之際,迎面而來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影山。他看著日向,以及日向旁邊站著的人他明顯的表情很扭曲。

  「倒、倒是你!今天不是有練習嗎?幹嘛還在這邊!」反倒是日向的表情比影山還更驚訝了。

  「都是託某個呆子的福,烏養教練讓全體今天都休息一天,你個呆子日向!」從字句之中雖然影山沒有說出是誰,但是邊說還邊惡狠狠地瞪著日向瞧。

  「我、我又沒怎麼樣!」雖然這也是事實日向無法否認。

  「算了,晚上你有時間打給我,陪我練球。」大賽將至,少練了一場怎麼說都是損失。

  「好、好啦!呆子!」看著影山依舊很有王者風範的說完就走,日向忍不住幼稚的在他離去的背影扮個鬼臉。

  「今天......你是請假過來的嗎?」默默在一旁聽著對話,牛島很驚訝日向居然是特別請假來赴約。

  「嗯......是阿......。」莫名的升起了不好意思的感覺,日向摳了摳臉不敢看向牛島。

  「其實我也是。」

  「咦─?」看著一臉平靜的講出這件事情的牛島,日向不敢置信。

  其實在牛島破例地提出說想請假的當下,隊員以及教練甚至在場的人全部都如同日向一樣的震驚。

  「這、這樣我會很愧疚的啊啊!因為我讓牛島前輩請假了!」自己倒是沒有甚麼關係,就光顧著能跟牛島前輩出門居然就忘了白鳥澤的練習量是比他們更為緊湊的。

  

「真的要說的話......是我才是。」自己也是光想著想要見日向就甚麼都不想的邀約了。

  他們倆個互相感到抱歉,對視數秒之後雙雙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02  

  「日向,有找到喜歡的鞋子嗎?」看著日向在同一個專區猶豫不決,牛島主動過去了。

  「沒、沒有!」日向驚慌的把手中的鞋子藏在身後,他其實很喜歡這一雙的,但是剛剛看了價位他實在是很糾結。

  「那一雙,很適合,要不要去試看看?」當然還是逃不過眼尖的牛島。其實他剛才就注意到日向似乎很中意那雙鞋子了,他想會猶豫的原因說不定是因為價格。那雙球鞋在他認知裡也算中高的價位了。

  「不、不用啦!我再看看其他雙就行了!」日向趕緊婉拒,這雙的要價對他來說不是個很好負擔的價錢......。

  牛島知道日向的個性很固執,所以他直接拉著日向來到試穿的椅子那邊讓他坐下。隨後蹲下來替他換上那雙鞋子。

  「牛、牛島前輩沒、沒關係啦,我自己來......!」日向壓根沒想到牛島居然會蹲下來替自己換鞋子,他緊張的想收回腳,卻被強力的拉住了。

  「這雙怎麼樣,會不會太小?還是太大?」幫日向繫好了鞋帶,牛島抬頭認真的問了問穿起來的舒適度。

  「這雙其實就差不多,而且很好穿!」他起身試走了一小段路程,舒適度遠比他想像的還好。但是他一邊又是失落了,雖然很好穿,但是自己根本買不起......。

  「那麼就這雙了。」牛島也隨後的起身,對著一旁的店員說著。

  「等、等一下牛島前輩!我......。」他根本沒說他要買啊!

  「我買給你。」說著,牛島逕自的就替日向買了單。

  「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太好......。」走了一段路,日向內心的罪惡感是更重了。面對尊敬的人竟然還讓他買單買下這雙高價的球鞋,儘管他真的很喜歡,但說什麼他也沒有臉收下來。

  「生日禮物。」牛島淡淡地說。

  「咦?」日向以為自己聽錯了,牛島前輩剛剛似乎說了生日禮物?

  「如果把他當成生日禮物,那應該就比較容易收下了吧?而且今天是你生日。」牛島只是直視的前方,似乎是有一點害羞,所以並沒有看向日向。

  「生、生日......。」對喔,今天好像真的就是他的生日?最近忙於練習所以根本沒有空閒去注意。「但是,牛島前輩怎麼知道的!」他記得他沒有跟牛島前輩說過的樣子。

  「......。」他該怎麼說其實他是透過天童才知道的......。

 「啊咧咧,這個不是牛島君還有烏野的小不點嗎?」在牛島遞給日向剛替他買好的可麗餅時,身後出現的是牛島的隊友天童。他依舊是用著浮誇的表情跟動作看著不知道何時變得友好到能約出來牛島跟日向。

  

 「練習......?」他看著天童一身的輕便裝,牛島不免有些疑惑。現在不應該是在練習嗎?

  「啊啊,教練要我們今天放假一天啦。」天童把長長的手枕在頭後一副難得休假的慵懶樣。

  這不就跟我們一樣了?怎麼那麼剛好?

  日向在腦中想著,也不免浮現是不是因為牛島不在的關係導致練習無法進行等等的,淨是往壞處想,讓他原先的內疚感又添加一些。

  突然間天童勾著牛島的肩膀把他帶到一旁竊竊私語的道:「你果然很在意烏野的那個10號小不點啊?」

  「我只是約他出來想幫他挑一雙鞋子罷了,而且......。」而且他並沒有對日向說明自己的這舉動其實是對他有感情的......。

  「讓我猜猜,你想說而且你還沒對他表明對吧?」牛島雖然面無表情很難猜想到他內心真正的想法,但是認識久了從他一些舉動其實就很容易得出結果的。

  為甚麼要選在今天出門?而且還是在他告訴牛島日向生日之後的隔天。自從跟烏野也打完之後牛島就莫名對烏野的10號小不點日向越發在意,甚至有時候在練習中偶爾會閃神,偶爾又看著手機獨自笑著。認識牛島那麼久天童真的沒看過他情緒如此大的變化。

  

 「好啦不打擾你們啦,我還有事先走了!」推了推牛島一把,天童擺了擺手往接下來預定的目的前去。

  「天童前輩這麼快就走了嗎?」嘴裡還咬著可麗餅,日向看到牛島走向了他。他原本還以為他們會聊上一陣子。

  「嗯,他說他還有一些事情要先走了。」自己也隨之坐在日向的旁邊吃著跟日向同種口味的可麗餅。

  「接下來呢?日向你還想去哪裡?」

  「嗯......。」日向認真思索著。「啊,牛島前輩有沒有想去哪裡才對!老是照著我想去的地方一定會很無聊吧?」因為很久沒有跟人出來了,自己差點就不顧對方意願照著自己喜好行動了。

  「沒關係,日向想去的地方我都想去。」突然的,牛島看著自己認真地說出了這句話。

  「咦?」

  「不......我是說......既然你今天生日,想去什麼地方我都可以陪你去。」自己也發覺似乎講出了甚麼話語,牛島趕緊又多補了一句。

  

  一整路下來日向像是要帶著牛島玩遍自己所想要去的地方似的,一股勁地拉著牛島就四處地跑著。然而牛島也沒有太多的怨言,甚至還樂在其中一般。這還是他第一次既使是別人的興趣也宛如那也是他的興趣一般自然地就投入在內。

  「抱歉啊,今天。」不知不覺也6點了,看著公園內的時間日向想著也應該要到分手的時候了。

  「為甚麼要道歉?」牛島稍微偏了些頭,他不懂為甚麼日向要突然跟他道歉。

  「啊,不是啊,就那個啊,帶著你四處跑啊......什麼的。」甚至在途中還不自覺的就牽住了他的手拉著他跑。

  「這沒什麼,而且我很愉快。」愉快這個詞本身對牛島來說實在是很不符合的,除了在排球場上遇到強敵之外,他很少有機會能夠感受到這樣的情緒。而這連在球場上那難得遇到能使他愉快的強敵,只唯獨日向而已。

  唯有日向。僅有他能夠讓他在球場上第一次體驗遇到強敵的愉快感,也僅有他能夠讓他在私下的微小日常中體會到不輸於球場上的愉快感。

  「那、那就好,那時間我想差不多了......。」日向想著牛島前輩或許還有自己的事想做,再這樣拉著他跑或許會打擾到他之後的預定。

  「那個,如果不介意,要來我家嗎?」牛島右手扶著頸子看著四周,露出難得有些不自在的神情。這是他第一次邀請別人來家中,所以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會、會不會太打擾了啊......?」如果只有一下下的話......。自己內心其實也希望就算只有一下下的時間也好,也希望能再跟牛島待上一陣子。

  牛島家是個正統的日式建築。其實在外面未進門之前日向從那莊嚴的外觀中就能體覺到牛島不論是家裡還是身世都很不一般。

  難怪牛島給人的感覺會如此嚴肅啊......。日向悄悄的看了看房子內部的擺設,莊嚴也不失華麗。

  

  「生日快樂,日向。」趁著把日向領進房間坐下的空檔,牛島下了樓去冰箱拿出了一盒蛋糕出來。

  「咦?這是牛島前輩去買的嗎?」日向大為吃驚。「這家聽我們球隊的經理說是一家近期在女孩子間特別有名氣的蛋糕店呢!」所以清水學姊跟谷地時常會抱怨著太晚去就會買不到呢。

  「嗯,是我買的。」

  聽到了這蛋糕真的是牛島買的,日向忍不住想像著牛島前輩一個人在滿是女孩子的蛋糕店裡挑選著蛋糕。

 「謝謝,這次的生日,是我最快樂的一次。」

  END

  

评论(2)
热度(37)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