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文豪野犬//芥敦//ただ君に会えば (一)

  *大正浪漫paro設定

  *此文人物與人物間的關係與官階設定與原作不雷同

  *確定OK在下文閱讀(比心)


-

  坐在火車上,男孩緊緊地握著手中精緻的盒子,沒有人知道那盒子裡面裝著的東西。唯獨他知道裡面的東西是多麼珍貴。

  事情得追朔到3年前,也就是16歲的那一年─

  路上正下著傾盆大雨,剛從學校放學的敦躲避不及,身子幾乎都被突然下下來的雨打濕了不少。

  看樣子只能在這裡等雨稍微小一些了......。

  躲在有屋簷的騎樓下敦蹲了下來。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從他眼前經過,有多久沒有好好停下來看看這街道的風景呢?

  學校的學業以及要為家裡分擔家計所以得趁著閒暇之餘四處打著零工,每一天都過得如此忙碌,等他回過神這街道的一切似乎又變得不一樣了。

  對面原本是甜點店的,突然意識到時現在也變成做洋服的店了。就連一旁原本老舊的房屋也不知道何時搖身一變成了氣派非凡的建築。

  雨滴滴落在倒映了建築物的小水窪中,一圈一圈的漣漪讓其中的倒影顯的很不真實卻又有說不上的夢幻感。

  不知道陷入沉思多久,敦回過神才發覺雨勢變小了許多。這點小雨應該是可以走了。他想著接著快速的起身拿起一旁的書包當做暫時遮雨的雨具小跑步穿越過幾個小巷口。但他卻在此時停下了腳步。

  即使非常的微弱但敦還是聽見了從幽暗的巷口內傳出求救的聲音。

  從外頭望進去裡面一片黑壓壓的根本看不清楚,只能聽到似乎是尖銳的物品在地上拖行的聲音,以及漸漸轉小聲的求救聲。

  拖行的聲音至最裡面漸漸的往外傳出。有什麼東西正要過來了。明明應該要逃跑才是,但不知道為什麼腳卻像被吸住一般無法移動半步。

  噠噠噠噠—

  雜亂的馬蹄聲從不遠處傳來,其中還夾雜著軍人小跑步,軍靴與地板碰撞的聲響。

  馬車停留在自己的身旁。兩名軍人快速的下馬跑上前打開豪華馬車的門,另兩名則是在旁邊打著傘等車內的人下來。

  馬車稍微震了一下,下車的人是一名給人感覺十分從容的人,致使都是笑著臉。

  接著下車的人不同於第一位下車的人,他的眼神冰冷,給人難以靠近的氛圍。

  可能是自己看著太入神,直到方才才發現軍人早已從他眼前經過進入幽暗的巷內並把裡面的人制服並押了出來。那人也是穿著相同的軍服。

  「動用私刑處理個人恩怨啊……。」臉上掛著笑的人看到被押出來的軍人說道。

  「押回去關著,待幾日後懲誡下來再做定奪。」冰冷著臉的人半掩著嘴眼神沒有看過那名軍人一眼。

  「那麼—那邊那位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接下來呢,這邊這位該怎麼辦呢?」帶著猜不透的微笑,他將左手肘靠在右手上,一派輕鬆的反手指著愣在一旁的敦。「他似乎知道了太多了呢?」

  明白人都知道這句話的意思。軍中制度乃是出了名的嚴,再者紀律跟名譽也是一樣。如今鬧了這等事情還被人知道了,要是傳到上頭以及人民耳中事情可是更棘手。

  他的手緩緩伸到腰間,用著拇指把刀往上推,如今只有這個方式最合宜了。

  出了鞘的刀儘管只是一小節,利刃的反光敦瞬間察覺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不、我、我什麼都不知道!」這句言論在此時看來只能算是自欺欺人罷了。敦也知道。

  「嘛,不過倒是還有其他辦法的?」愉悅的聲調在眼下這種緊張的氛圍內顯得特別格格不入。沒錯他其實是刻意的。

  「正好我們底下缺人,何不讓他過來這邊幫忙呢?」

  「一來能夠順勢監視他的舉動,二來人手不足的問題也一併解決了,不是嗎?」

  

  「但、但是大佐......讓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孩來......?」一名看似是中佐的軍人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該不該把心中的疑慮問出來。

  「有甚麼關係呢?但眼下這種作法應該才是上策?」至少能夠有效地不出人命又能夠讓大家的工作輕鬆許多。

  「你怎麼看呢,芥川......不,是大將。」

  狠狠的,在說完這句話後他確實收到了一記怒視。

  對方並沒有表態,只是閉上眼轉過身回到了車內。

  「看樣子是同意了呢?」雖然沒有任何一句言語,但是從他收刀那一刻,被喚為大佐的那個男人心裡很明白,他改變了心意。

  「不、我其實還有接下了許多兼差可能......。」雖然不用被取性命讓敦感到鬆了一口氣,但是這突如其來又戲劇性的發展,甚正毫不過問他的意願就擅自幫他決定工作,他有些為難。

  「辭了不就好了?而且啊,在我們這裡福利又好,除了包吃包住外還是會照發薪水的。」

  既使心中懷疑,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地做出了反應。他竟然開口答應了。

  後悔也是來不及了。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已經上車的大佐探出了半顆頭,對著敦問著。

  「啊、中、中島敦!」回過神發現對方在詢問著自己的名字。

  「那麼中島君,歡迎加入我們。」

  

  那名職位是大佐的軍人,他的名字是─太宰治。

  02

  敦初來到這裡時最意想不到的是,其實大家人都很好,對於他非常親切也很照顧。

  雖然還是只能從雜事做起,但太宰只要一有空閒便會教他其他像是幫忙大將處理公文的活。

  「辛苦啦敦,我帶回點心一起吃吧!」這也是日常之事。同事們常常出外巡邏或是處理些事回來總會幫他帶上點心慰勞他。

  「咦—?原來那位是大將嗎?」手中拿拿著小糕點,不管自己的儀態,敦驚呼出聲。

  「是啊,咦,你不知道嗎?」另一名軍人反倒是訝異敦居然不曉得他是大將。

 「這麼說好像不太好......那時看到他是覺得可能是官階比較高的人沒錯......。」

  「那我問你喔,你第一眼看見時覺得我們大將是怎麼樣的人?」

  「什麼樣的人嗎?」敦又拿起另外一塊糕點,斜著腦袋思考著。「大概是很冷酷、又不近人情的人……吧?」那天看到他像極了一塊沒有表情的冰塊臉,而且給人難以接近又不好說話的感覺。

  「哈哈哈哈!」全辦公室的人一聽到對自家大將的評論每個人紛紛大聲笑了出來。

  「好久沒見著這種有骨氣的小鬼啦!哈哈哈!」

  「那倒是真的,大將真的給人這種感覺啊!哈哈!」

  「那個……。」敦看著大夥因為他這句話笑的合不攏嘴,他有些不懂。是自己講錯了什麼嗎?

  「哈哈,別介意、別介意!」坐在他旁邊的軍人抹去了笑的太激動而從眼角流出的淚水。「就連是我們,到現在依舊覺得大將是這樣的人呢。」

  「喔?聊些甚麼那麼開心?」

  推開辦公室大門,擰著眉頭身穿不同於大家的軍裝的人這是方才大夥在討論的那個人。

  ─芥川龍之介。也是陸軍的大將。

  「沒、沒什麼!我們現在立刻去工作!」瞬間辦公室變得很安靜,大家各個都歸位繼續忙著手邊的工作。

  原本只想去查看一下辦公室,畢竟嘻鬧聲如此大要他不去在意也很難,但沒想到意外讓他聽到頗有趣的事情。

  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到用手遮掩的嘴不自覺的勾起了一絲弧度。

  「呼—沒想到大將居然會來,太意外了!」待芥川走遠後,辦公室又稍微恢復之前輕鬆的氛圍,每個人不是大大的喘一口氣就是像是剛剛跑了好幾公里追捕犯人一般疲累。

  「大將他......不常來這裡嗎?」

  「嗯......這麼說也是對的......。」那名軍人摳了摳臉頰,感覺有點若有所思似的。「我們的大將有些不一樣......他的辦公室與其他軍官不同,只有他是獨立的辦公室。」

  「看來大將很中意你呢,居然會親自來這裡一趟。」老實說他實在想不出其他會讓大將親自過來的理由。要說是因為方才的騷動?但是還沒有敦來的平時他們也都是這個樣子。要說是前來監視?但是監視的工作也都轉交給身為大佐的太宰先生了,再者也還有他們在。要是以正常來說,若是有新人來大將也不太會親自過來才對,可見啊......。

  「中......中意?」

  當時敦不太理解那名軍人脫口而出的『中意』到底是甚麼意思,直到現在,他可終於明白那句話所代表的意思了。

  諾大的辦公室內不論是擺設或是傢具的選擇都極具品味。既使是個外行人,光是用眼睛就能明顯的看出選用的木材絕對是高級的。

  「請問......這都是您一個人......。」正打算問出這整間辦公室如此獨具品味是否是大將一人所為的,但隨即住了口。

  這樣問似乎不合宜。沒來由的多嘴反倒會讓對方不舒服。

  「......嗯。」意想不到的回覆。雖然是平淡的聲調沒有任何的情緒包含在內,但不知道為甚麼敦卻覺得有一絲的開心。

  起初敦做的工作還是只是清理維護辦公室內部的整潔。

  「嗯─不知道放了這束花在這裡大將會不會覺得開心呢?」看著瓶中插著的花敦滿意的笑了出來。

  其實前幾日他就在窗戶旁看見了這獨具特色的花瓶。他想著要是夠插上一束美麗的花襯托出花瓶的美就更好了。但是初來乍到他就算內心有想法他還是不敢輕易的亂碰他人的擺設。再者他還不太理解大將的脾氣。

  日子久了其實他發現大將並不像他所想的那樣那麼不近人情,好好說明的話他能夠理解。

  雖然內心是很害怕自己做了這多餘的舉動可能還是免不了受到責罵,但他想著或許只要說明白的話就算事後還是得撤掉他也心服口服。


TBC

评论
热度(17)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