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東離劍遊記//凜殺//奪

對他的恨,殺無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揮之不去。

『你從我身上奪走的東西我必定會討回來的。』
殺無生暗自的在心中這樣宣誓著。
他不可原諒。
唯獨殺了他才能消除他心中的恨。

「你到底對殺了我這件事是要執著到什麼地步?」
凜雪鴉其實很佩服殺無生有這種能耐。
幾年來對他做過的那件事都耿耿於懷的。

果然真的很恨我。
凜雪鴉笑了。

「我說過了。除非是你死,不然無法消我心頭之恨。」
握刀柄的力道加深了。
他忘不了那樣的屈辱。一輩子都忘不了。

「如果只要殺了我就能消你心頭之恨,那你現在就殺了我。」

快速的拉過殺無生握著劍的手,抵在自己胸口。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老實說殺無生確實被凜雪鴉突然的舉動嚇到了。應該說這舉動出乎他意料之外。

「我知道啊,我在等著你殺了我。」

心中的不愉悅佔了上風。
就是這樣。對,凜雪鴉就是這樣的態度讓他非常的厭惡。

明明要死了,卻一點也不在意。好像與自己無關似的。
很火大。
凜雪鴉的一切都讓他非常的火大。

「現在讓你死讓你太痛快了。」
揮開凜雪鴉的手,他把劍收回劍鞘內。
現在讓他死太便宜他了。
他也要從他身上奪走他珍視之物,嚐嚐他的感受。

「你是不是在想要我從身上奪走我珍視的東西?」
宛如會讀心一般,凜雪鴉說出了殺無生所想的事。

「愚蠢。我只是覺得讓你現在死太便宜你了。」

「如果你奪的走。」
「笑話。我殺無生……。」

一個突如其來的索吻,讓殺無生話還沒說完整便全數消失在口中。

「現在我奪走了你的唇了,你打算從我身上奪走什麼?」

邪魅的舔舐了嘴角。
他期待著。

END

评论(3)
热度(7)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