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東離】凜殤/如果喜歡我,請閉眼。

#有點OOC OOC OOC  ((因為很重要說三次

#突然的靈感,很奇怪別打我QQ


「告訴我,你對我有沒有一絲的感情?」

凜雪鴉魅惑的語調自殤不患的耳邊響起。

裝飾華麗的菸斗一勾,兩人便四目相交了。


「哈?你是在說甚麼醉話?」

殤不患頓時跟不上凜雪鴉的步調。他一定是醉了才會說這些莫名其妙又不得體的話。


「我酒量可是很好的。」凜雪鴉否認。

他現在很清醒。倒不如說他其實很難會因為喝酒而醉。


「好好,知道了。我扶你去床上休息吧?」

他遇過太多明明自己都醉了卻硬撐著說自己還清醒的人了。所以他自動就把凜雪鴉歸類在這個部分。


只是殤不患不知道,只要到了床上立場就會整個不同了。


「我可是認真的在問你呢。」

前一刻才扶著凜雪鴉到床上,後一刻就無預警的被壓制在床。


凜雪鴉的力氣原來有那麼大嗎?


被壓制住後殤不患無法動彈。他不可置信,原以為他身材很纖細應該不會有如此大的力氣才對......。


「告訴我,在你心裡你是如何看待我的?」伴隨著凜雪鴉的逼近,他口中散發出的酒氣的香味也讓他稍微的心醉。


事實上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待凜雪鴉這一個人的。

起初他覺得這個人不是他能與其深交的對象,他不擅長應付這類型的人。所以他盡可能能遠離他就遠離。

但是他又莫名的被吸引?是哪一點?


其實他本質上不排斥他的。只是他很怕麻煩罷了。


「我現在給你兩個選項。如果你討厭我就推開我;如果你不討厭,甚至對我有一絲感情就閉眼。」

其實兩條選項看似後者對他比較有利,不過其實不全然。

他是在賭一把。因為他知道這份感情應該會讓殤不患感到困擾吧?所以他只能藉著喝了點酒、被誤會成喝醉了才脫口而出這句話。


雖然殤不患還不是很明白他到底是被凜雪鴉哪一點吸引過他很明白知道他並不討厭被他這樣觸碰。

或許他是喜歡他的。雖然常常被他玩弄在鼓掌間,不過他知道他本性並不壞。

他甚至很羨慕他那對待事物隨興的態度。

雖然他處事風格是如此的隨興,但也不得不說他顧慮得很周到。


既使他千方百計地要遠離他,但凜雪鴉卻像賴定他一般非要黏著他不可。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在跟他朝夕相處之下他發現了其實他漸漸的被他吸引了。


「算了。你可別說酒醒之後你全忘了。」

嘴角勾起一絲地笑。殤不患閉上眼,給了他答覆。



END


评论
热度(23)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