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Yuri‼ on ICE//維勇// 信賴

*第7集衍生出的同人

*勵志向有。

「如果勇利在這次自由滑失敗了上不了領獎台,我就引咎辭去教練一職。」

 
抱著一絲〝如果選手的心是如此脆弱不堪一擊,那麼他就一擊把它粉碎得更徹底〞這樣的心態,維克托說出了這句話。 
 
 
勇利愣在原地,一時無法言語。 
他睜大了雙眼,嘴唇顫抖著,眼淚掉了下來。 
 
他不知道為什麼維克托要說出這種話、為甚麼偏偏在這時他要說出這種傷人的話。 
他其實不害怕自己輸了比賽。 
反正自己早就習慣了,習慣輸了、習慣事後被人批評的遍體麟傷。 
這些他都不在乎也不怕。 
 
只是─ 
 
『獨佔維克托的你罪孽可是很重的,有非常多的人都希望他復出。』 
 
克里斯托夫在比賽前的那句話徹底點醒了他,讓他從這場美夢中醒了過來。 
他是不是太過自滿了? 
 
其實到現在為止他還是無法相信那個他所崇拜的維克托會到他的身旁,會自願一般地當起他的教練。 
他是不是太過奢侈了? 
他甚至奢侈的希望如果維克托能一直在他身旁只看他就好了。 
 
事實卻不盡然。 
其實還有好多的人都等著維克托回場上。 
 
他並不知道維克托會在他身旁多久,只是他不希望他比賽的失誤會造成維克托的麻煩。 
當了他的教練也就等同如果有了失誤,那他的名聲以及個人評價都會受損。 
他還有機會再次的復出,只要他願意還是有機會。 
 
所以為了那一天的到來勇利不希望這樣子,因為自己讓他受牽連。 
 
他其實也很不安。 
因為自己的實力那麼差,他很害怕,害怕有一天維克托會毅然決然的辭去教練一職。 
 
看著不停掉淚的勇利,維克托心理急了。 
 
「我應該要怎麼做才好?是不是吻你就好了?」 
維克托其實是很笨拙的,他不懂應該怎麼安慰因為比賽壓力以及因為他而感到不安而流淚的人。 
 
他不懂這時候該說些甚麼來舒緩感到壓力的學生。 
應該說在他還是選手的時候他並不會因為比賽感到壓力或怯場,所以他並不知曉這個時候應該做些甚麼才好。 
 
只能笨拙的說出這種是不是只要吻你就好了的這種話。 
 
「才不是!你得比我更相信我會贏啊!就算是假的也好......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 
一口氣的,勇利掉著眼淚第一次對維克托說出自己內心一直壓抑的那些話。 
 
維克托對他的肯定是他向前的動力,唯有了那份肯定他才有了信心。 
所以拜託......儘管只是假話也好,相信我會贏,就算是假話......。 
 
「傻瓜。你不懂嗎?我一直都相信你的。」 
拉過哭泣中的勇利,將他擁入懷中。 
 
「還記得我是怎麼告訴你我為了甚麼當你的教練嗎?」 
維克托拉開了一點距離,將他的額頭抵在他的額頭上。 
 
「我說過我是因為被你吸引而來的。」 
 
「為什麼?」他不懂,他自身到底有甚麼樣能力能讓被世人稱之為傳奇的維克托來到他身邊。 
 
「因為你很閃亮。」 
「不過這道光還是不夠,我會將你琢磨到讓世人全都看見你的。」 
 
在那個是視頻中他看見了,勇利閃亮的光芒。 
在練習中比誰都還認真、比誰都還有自信。 
 

就是這份堅強的毅力,讓他被深深吸引了。

「要是我變得更閃亮你會只看著我嗎?」
他希望變得更閃亮,閃亮到維克托只注視他一個人。

「這個時候我就要擔心其他人會被閃耀的你吸引,我可是會吃醋的喔。」
輕輕地在勇利的唇上落下一吻。

這個約定他會記住。

END

後記:

其實一開始真的覺得根本是基番,不過到了6~7集,對,尤其是第七集我真的看到哭,看了三次勇利自由滑的那一邊。

覺得不單是勇利,其他選手都是抱著自己獨有的感情在比賽著。

大家都在成為嶄新的自己在蛻變QQ

我真的看了都覺得很勵志。

评论(5)
热度(36)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