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瑯琊榜//譽蘇//地牢(2)

「呵,梅長蘇啊梅長蘇,原來你還是有今天的。」

蕭景桓臉上掛著屬於勝利者的笑容,走進關有梅長蘇的地牢中。

「你們先出去吧,沒有我的准許誰都不准靠近這裡一步,都給我去大門前守著。」

刻意的支開了守門的衛兵,他的內心正盤算著一些危險的事。

「是。」雖然衛兵們想不透自家主子心思,不過他們也很懂得自己的身份。不多加反駁跟提問,輕輕地帶上了門,一名算是比較老成的衛兵帶著其他的衛兵便往出口走去。

「好了,礙事的人都不在了,我們可以來談談我們之間的事了?」

蕭景桓屈膝蹲在了梅長蘇的身前,抬高了他的下巴,要他與他對視著。

「我有一件事很是好奇,靖王是提出了什麼樣的條件,讓身為江左盟少主的你這樣為他效命?」蕭景桓對這事很是不滿,之前他送了那麼多東西給梅長蘇,他甚麼都不收,也完全沒有要為他效命的跡象。可區區一個靖王,他卻這樣的為他效命,到底是為了甚麼?靖王到底是提出了甚麼他提不出的條件?

不語。梅長蘇只是睜著他好像沒有任何思緒一般的眼瞳看著雖然臉上掛著笑,有點盛怒的蕭景桓。

「本王在問你話!為何不回?」見梅長蘇似乎不想多加理會他的問題,蕭景桓不悅了。

他粗暴地抓住了梅長蘇盤好整齊的髮,用力的一扯。黑長的髮順著蕭景桓的指傾洩而下。

這樣的梅長蘇更加顯得狼狽,他喜歡極了。

但喜歡歸喜歡,他還是不能忍受梅長蘇無視他的問題。

「蘇先生以為本王不敢對你做什麼是嗎?」看這樣的情形,他更加確信是這樣子沒有錯。

「好,很好。」這是他逼的,逼他對他狠下毒手的。

他大力的推開牢房的門,走出外頭。但不用多久,便又回來了,手中多了一樣東西。

「蘇先生,你可知道我手中這是什麼嗎?」

聽到這樣一個問話,梅長蘇這才又抬起頭,卻看到一塊燒紅的鐵塊在自己的眼前吱吱的作響著。

「殿下這是要做什麼?」雖然是明知故問,但人在著急之時還是會這樣問的。

「只要你老實回答,這東西自然是用不上的了,但是若蘇先生不回答......。」

一把撕開了梅長蘇的衣服。雪白的上身盡收眼底。「這樣東西可就會成為蘇先生身上無可抹滅的記號。」

可是梅長蘇並沒有任何話想說需要辯解的。就算他說他只是把靖王當成旗子,眼前盛怒之下的人他可相信嗎?倘若聽不進去,他又何必呢?

閉上眼,他巷一個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靜靜地等著處刑。

鐵塊緩緩地靠近,還沒接觸到皮膚,他便感覺到那塊鐵發出的熾熱高溫。

但,蕭景桓的手卻停了下來。

他一咬牙,把鐵塊甩了出去。

「你這就是咬定我不敢對你這麼做就是了!」他抱住了他。不輕柔,而是霸道的。

「殿下如果想對蘇某這麼做,蘇某也不會有任何怨言的。」

是實話,並非虛假。蕭景桓做事從來說到做到。所以剛剛,梅長蘇確實是把這件事當成他下的了手來看待的。

「那為什麼你一句話都不反駁?他可知道,儘管他說出的答案是多麼讓他難堪跟傷自尊的,他還是想聽到。

「如果譽王殿下想要知道的話......。」梅長蘇輕輕的靠在他的耳畔。「我想選的,是......。」

最後一字還沒清楚的說出,梅長蘇便暈眩了過去。

但蕭景桓卻聽得很清楚。那個字是 『你』。

END

评论(4)
热度(30)
  1. Valdis_75003吃貨のやみ 转载了此文字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