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青之驅魔師//雪燐//微R18

 

「哥哥,你又打架了嗎?」

  雪男看著一進門又是全身是傷的哥哥,搖搖頭。

  這是這個禮拜的第幾次了?

  哥哥總是這樣鬧事,一點也沒有身為哥哥的自覺,老是要他擔心。

  真不知道現在誰才是哥哥。

  「我、我才沒有......。」他才不是去打架!只不過去教訓了一些在公園旁霸凌別人的人罷了......。

  好啦,嚴格說起來也算是打架......。

  「哥哥就不用再解釋了。」

  自家哥哥在想什麼、想要說什麼、顧忌什麼,身為弟弟的雪男還不了解嗎?

  反正他一定又會說自己是從樓梯摔下來;在路上跌倒;或是其他明眼人一看就明瞭是在說謊的的台詞。再者都是兄弟了,那些沒必要的謊言也就省略也罷。他不說他也知道哥哥是做什麼去了。

  「嘖。」

  燐咋舌了一聲。虧他今天還想到新的好理由呢,居然派不上用場。

  「話說,雪男你今天怎麼穿著白袍?」

  因為基本上雪男已經算是個驅魔師了,身上衣著不外乎是黑色長風衣,今天怎麼?

  「啊啊,這個啊,哥哥不是也知道我除了驅魔師這個職業之外還有學一些醫術嗎?今天剛好兼職了一下醫務室。」

  雪男看了看身上的白袍,剛剛一忙忘記要換起來,難怪哥哥會這樣問。

  「喔,這樣看來雪男你也長進了不少呢,明明小時候......。」

  「反倒是哥哥,似乎一點長進都沒有呢。」

  直接堵住燐即將出口的話,雪男先發制人。還是以這種非常毒蛇,讓人難以反擊的事實擊回。

  「喂、喂,好歹我也是你哥哥吧......說話就不能客氣一些嗎......?」

  
  「先不說這個了,手伸出來讓我上藥吧。」

   學男二話不說地從抽屜中拿起醫藥箱,在從中取出消炎藥以及紗布等等的必需品,熟練的替燐上藥。

  反觀燐之後就沒再說什麼,也不知道是回不出話還是怎樣的,只是伸出有新舊傷的手,任由雪男幫他包紮。

  「唉,真不知道以後如果沒有我,哥哥該怎麼辦才好?」

  雪男嘆了一氣,說出這個令他頭痛的問題。哥哥的個性就是那麼衝動,一個勁的只想到眼前的狀況根本不顧後面的後果。總是惹得自己一身的麻煩,他真不敢想像要是他離開哥哥的身邊會出什麼樣的事。

  「沒有你我也不會出什麼事啦,真是。」

  真不知道雪男在擔心什麼,就跟自家那個老爺子一樣,老是擔心這擔心那的。

  「真的不會出什麼事嗎?」
  替燐把繃帶綁好後,雪男並未放開他的手,只是沉默著。

「雪男?」今天雪男是怎麼了?怎麼跟平常不同。

  燐突然察覺,但是太遲了。

  一個重力就把燐壓倒至身後的病床上。

 「雪男你到底......!」

  還分不清楚狀況的燐只是想開口問雪男哪根筋不對,卻在此時讓雪男的舌趁虛而入。

  「我一直......都想對哥哥做這樣的事情......。」

  不容許燐掙扎跟抗拒,雪男一隻手便扣住了燐不安分的雙手,高舉在他的頭頂上。

  「我們可是兄弟阿!」

  在雪男離開他的唇之際,燐直接說出了重點。

  「那又如何?」他是人,他也會對人產生情愫。他才不在乎對方是否是他的親生兄弟,既使是的話又如何?他也愛上了。

  手伸入燐的襯衣內尋找著令他著迷的兩顆粉色果實,不時的按壓戳揉著,又說不算溫柔的拉扯著。

  光這樣,燐就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

  口中發出的那種令人感到情色的呻吟聲,這是自己發出的?

  燐不敢相信,想制止自己口中發的一點也不像自己的聲音,可無奈雙手的被箝制,根本做不到。

  「雪、雪男不行......。」

  自己的身體過分的敏感,他覺得再這樣下去他很快就要......。

  「還不行喔,哥哥。」

  雪男的視線來到了燐的褲襠間,那邊,很有精神。

  不假思索的,雪男摘下了眼鏡,俯身來到燐的褲子。

  「雪、雪男你要做什麼......?」

  雖然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可是他有一種預感,再這樣下去會有危險。

  「哥哥不用擔心,很快就會好了。」

  沒錯,很快。

  他用牙齒輕輕的拉扯著褲子鈕扣處,意圖解開它。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巧合,在解開的途中,雪男的舌不時的舔過了燐那很有精神的分身,一遍又一遍。好幾次凜都快忍不住喊出聲,可是他都忍下來。

  也不知道這樣的挑逗過了多久,在拉下拉鍊的那一刻,束縛的燐的褲子終於解開了。

  可是雪男並沒有再作任動作了。

  「雪男?」不知道為什麼,燐他突然渴求起雪男那靈活的舌。

  「哥哥,如果想要的話就要說喔。」

  是壞心眼。其實雪男一直都知道,哥哥很希望有一天換身為弟弟他來求他。

  可是照這情形看來,似乎沒辦法呢。

 
  「你、你當我是傻瓜嗎?」

  燐他突然有一種被耍的感覺。可是想被雪男觸碰的想法不斷的擴大,現在他宛如跟理智線在拉鋸著。

  「嗯?」

  雪男的眼中此時出現了像是有十足把握的自信,他笑著,卻也催促。因為哥哥會有怎樣的答案他其實早就有底了。

  「雪男......拜託了......。」

  不服輸的闔上眼,像是用盡了最大的勇氣,燐終於開口了。

  「既然哥哥都要求了,那我......。」

  輕輕的吻上了燐的分身,重頭戲才正要開始呢......。

END

有點小髒請笑納##

最近才開始補青軀,真的好愛兄弟檔!!超萌!!

弟弟雪男超攻我喜歡!!

评论
热度(111)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