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網球王子】跡慈-醋

「跡部,慈郎今天還是沒來隊訓」
忍足看著眼前整齊列隊好的隊伍,不勝稀奇的道。

「我知道。這傢伙到底在搞些什麼」
跡部忍不住扶額。他其實很早就注意到了。這陣子慈郎常常無故缺席隊訓。

如果說跟以往一樣在一旁偷懶睡覺就算了,但這陣子並不是。只要一放學,他便消失了,甚至連網球部都不來。
這傢伙到底是...

而一旁的忍足笑著代替跡部解散隊員,一邊暗自的笑了。
不虧是慈郎。就某方面來說,他真的很厲害。能夠讓自家網球部的帝王如此為他擔心。
這下有好戲可看了。

* * * * *

「樺地,今天跟著慈郎」
跡部今天特別准許樺地曠掉隊訓,只為了弄明白慈郎這陣子到底是為了什麼不來社團。

「是」
樺地依然是簡短的回答。


「忍足這邊就交給你了」
起身,跡部丟下這句話也不管對方的意願就走了。

「是是是,交給我吧」
忍足怎麼會看不出來現在跡部想甚麼,肯定是為了慈郎在那邊坐立不安。

算了,隨他去吧。 他笑了笑。


不自覺跡部來到慈郎的教室

「這傢伙書包還在這?」
雖然他不懂慈郎到底在搞些甚麼,但唯一肯定的是,他等等或許會還會回來拿書包。

就在等等他吧。

拉開了慈郎的座位,他坐下。 

而手機也在這時響起了,來電是樺地。
樺地辦事就是如此有效率,那麼快就回報了。

「樺地,事情辦得如何?」

「是,芥川現在跟立海的丸井在一起」

聽到這個,跡部愣住了。

「還要再繼續跟嗎?」樺地老實的詢問
「不了,你回來吧」

語畢,果斷的掛了電話,可是手還是緊緊地握著電話,像是要捏碎一般。

「最好回來要給本大爺說清楚」


* * * *

等了宛如一世紀那麼久,慈郎回來了。

一進教室門便看到跡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免有些驚訝。

「景吾、你怎麼...?」

「在等你回來」「說,剛剛去哪了?」

「我...我...」

慈郎變得有些支吾

「本大爺在問你,去哪了?」
跡部盡量壓下心中的怒火,再次問。

「我...剛剛...去、去...」

慈郎知道自己不能老實說出他剛剛去哪裡...因為跡部會生氣。

殊不知,這樣讓跡部更生氣。

看著眼前的人因為自己的逼問像是急得快哭了,跡部突然間心軟了。

「明天,要記得要隊訓」

拿起桌上的手機,跡部繞過了慈郎身邊離去。

這次的事他不想計較。應該說看到剛剛的慈郎,他突然有種這次就算了的做法。而自己真的做了。

「太寵他了」跡部嘆了口氣。

* * * *
今天,跡部特意在球場不遠處等著他。

看著慈郎有照約定前來網球常他笑了,果然昨天原諒他是對的。

但,一通電話,讓慈郎原本是往網球場前進的,卻中途往門口方向轉去。

「難不成這傢伙又要去跟立海的丸井見面?」

看慈郎說著電話說得如此開心,跡部心裡突然不愉快起來。

他決定自己跟著去看看。

* * * *
「阿,丸井君」
來到附近不遠的公園,就看到慈郎對著川著立海大附屬中學的丸井揮著手

「來的真慢,吶這是你要的那間甜甜圈店的巧克力甜甜圈,吃完帶你去跟你說的那個地方」
丸井吹著泡泡,遞過了一盒裝的甜甜圈的紙盒子。

「丸井君謝謝阿,為了報答這一塊請你吃」
慈郎笑著把一塊甜甜圈遞到丸井面前

「不用了拉」在說自己剛剛也吃得很飽

「唉呦不用客氣啦」慈郎說著硬是要把甜甜圈塞過了。

「好啦,我收下就是了」真拿他沒辦法...


看到這裡的跡部,心裡突然一酸。

果然跟樺地說的一樣。他不來隊訓就是為了跟丸井見面...


該是把話說開的時候了。


或許是慈郎良心發現,他這麼久沒參加隊訓會讓別人困擾,隔日放學他來到了網球場,卻在中途被跡部攔了下來。

「知道要來隊訓了?」
口氣很酸。

「我...」

「退社。既然你的心不在網球部,給我退社」
這一次皆不說什麼都不退讓了。

這小子居然騙了他。

「為、為什麼...我沒有...」慈郎欲言又止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不是跟立海的丸井很好?既然這樣就不要待在網球部,網球部不需要這種沒有心的人」

原來景吾都知道了...

他看的出來景吾在生氣,但是他自己並沒有景吾想的那種意思...

「對不起...景吾」 他衝上前抱住了跡部。不畏懼他現在正在盛怒中,他抱住了他。

「我、我沒有來隊訓,是因為知道景吾你的生日要到了,想要送你一個禮物...但是那樣東西很貴,我拜託丸井君幫我找

找打工...所以...」

這一句話讓跡部傻住了。

原來自己誤會他了...

「傻瓜。那種東西本大爺不缺。我只要你的心意


评论(1)
热度(10)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