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喜羊羊與灰太郎》引狼入室 (微R18)

今日的羊村依舊是那麼和平、安詳。

這三個月以來這樣的和平就一直維持到現在。

總覺得缺少了些甚麼,喜羊羊納悶著。

 

灰太郎?

 

這樣說起來,這三個月一直都沒看到灰太郎再出現了。

 

這樣不是好事嗎? 如果是往日,灰太郎總是無所不用奇計的來羊村獵捕羊們,讓他們村子老是因次亂成一團。

像現在這樣安逸的生活不適他們所期望的嗎?怎麼會…?

 

 

而當喜羊羊回過神來的同時,自己早已經站在灰太郎城堡的門口了。

他很驚訝。

自己並沒有想這麼做,可是身體卻如實反應出他心底真正想做的想法。

看了看自己眼前壯麗的城堡,反正來都來了就進去看看灰太郎這次又是想玩甚麼花樣出來吧。

喜羊羊就仗著自己這樣的念頭推開了了城堡大門。

 

裡面沒有人。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門被大力的關上,接著一個溫暖的胸膛環抱住了他。

「抓到你了」一聲魅惑般的語調在他耳邊輕輕地說。

 

能夠發出這樣蠱惑人心的聲音的只有[黃雅雯1] …

 

「灰太郎…」

 

「呵呵」隨著著這聲笑聲,喜羊羊連帶著被推倒在一旁的軟綿地毯上。

 

「你怎麼在這裡?」灰太郎問。

假使是當初的自己,自己夢寐以求的美味羊隻就出現在自己眼前,還不用費到自己絲毫的力氣,這麼好的事情他怎麼還有閒時間去問這種問題呢?

可現在,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喜羊羊。

「我…」喜羊羊頓時說不出話。

對阿,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說他只是剛好路過還是不知道怎麼就來了?

呵,這種謊話誰信?

還是擔心他?

這個字眼的出現,讓喜羊羊才頓悟到。原來,自己是因為擔心灰太郎才會…?

 

但這種話說出來,他知道有些事會回不去。

 

「不怕我吃了你?」灰太郎嚇唬般地靠近了喜羊羊,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不到2公分。

 

怕!當然怕!可是洗羊羊現在心裡頭卻沒有一絲害怕的感覺,為什麼…?連他也不懂。

 

其實灰太郎看著他的眼神也明白,他一點也不怕。

但現在卻是他下不了手。

 

「你走吧」灰太郎退出了這個過近的距離[黃雅雯2] 。

這句話一出口,喜羊羊發現,灰太郎現在說的話比自己剛剛心理的念頭還要來的異常。

他居然會放他走?

是在玩什麼花樣?

但灰太郎的眼神中並沒有一點的狡詐與欺騙。

他是真的要放他走。

他到底怎麼了?

 

而現在的情況是,灰太郎願意放他走,但自己居然一點都沒有想離開的意思…

 

不想走。

 

這是喜羊羊腦中出現的字眼。他到底怎麼了?真的會被吃掉,可是…

 

「不走,是等著被我吃嗎?」灰太郎口氣變得冰冷。

但他的內心卻掙扎的希望他留下來。

 

「你不會吃我」

喜羊羊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這樣說。

「你…」

 他確實不會吃他,但被發現這只是為了嚇唬的伎倆,灰太郎心裡很不是滋味。

一把撕開了喜羊羊身上的衣物。

 

喜羊羊開始有些後悔自己這樣激怒灰太郎,以為接下來會有什麼事發生的他,突然害怕的閉上了眼。

 

可是卻不見有任何動作。

 

只見灰太郎重重的往牆壁一錘。

 

「為什麼你要這樣逼我!」他痛苦地怒道

「灰太郎...」


「我...」喜羊羊不明就理。

「你根本不懂我為什麼這三個月不在去羊村,不懂為什麼要放你走!」

灰太郎痛苦而針扎的樣子讓眼前的喜羊羊感到難過與心疼。

 

「因為我喜歡你!你到底懂不懂!」

一直埋藏在灰太郎心中的秘密,終於在此時全盤托出了。

「灰太郎原來你...」

原來他是這樣看待自己的,那喜羊羊自身又是怎樣看待灰太郎的?

「所以我拜託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不要在...」

「我做不到」喜羊羊打斷了他的話。是,他做不到。

 

就在剛剛,他終於釐清自己的心意。

「因為我在意你,所以,我做不到」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說出這種話代表了什麼,雙方心裡都清楚。

「我知道」「所以,我想留在你身邊」

 

「喜羊羊...」

他的這句話讓灰太郎一瞬間得到了救贖與解脫。

 

此時一雙手摸向自己受傷的左眼。

「還會痛嗎?」

喜洋洋不會忘,這道傷疤是之前他為了逃跑而傷了他的。

「不會」灰太郎的手隨之覆在他的手上面。

「對不起」他愧疚。

「不用道歉,如果你真的那麼抱歉的話,就讓我吃了你」

果然到最後灰太郎還是要吃了他。

 

喜羊羊失落。

 

算了,反正這是他應得的。

他以沉默代替地的允諾。

 

但只見灰太郎俯身親吻著他無遮蔽物的胸口,一路親吻舔拭著,但就是刻意繞過他最敏感的地位。

這種感覺讓他真的好難受,他想快點停止。

 

「灰太郎你別這樣子...阿」

「不是在剛剛答應給我吃?我可不接受反悔」魅惑般的音調又十分巧詐的在耳邊低語。

 

他錯了!原來灰太郎所說的吃是指這種!

「乖,不是說愧疚?那這是唯一對我最好的彌補」這句話無誤。

 

接著不給喜羊羊任何回嘴的機會,他吻上了他的唇。

 

吻技可真好。「你跟很多人做過這種事嗎?」趁著兩唇離開之際,喜羊羊問道。

「吃醋嗎?」還真是可愛。

「才沒有吃醋,只是好奇...」當然自己才不可能老實說他真的是因為吃醋...

 

「如果說你是第一個,那你信嗎?」灰太郎笑開。

「這種話誰信呢」

「可是你確實是第一個」此時的灰太郎不再笑臉,而是認真。

 

「你...我...」喜羊羊他只是開開玩笑,哪知道灰太郎他臉不紅的說出這樣的話...

 

「那我是你的第一個嗎?」欺身,吻上的喜羊羊敏感的花蕾。

 

「哈...」這麼害羞的話讓他怎麼說的出口

不說嗎? 灰太郎趣味的看著他,接著咬了下去。

「好痛...是...你是第一個...」屈服了。

 

他總是有辦法讓他說出他想聽的話,真狡猾。喜羊羊心中很氣。

 

「生氣了?」

「沒有」

「還真是可愛呢」

「不要再說我可...呀阿」

「是很可愛啊,然後沒想到喜羊羊你真的很色呢」

順著剛剛被撫摸的下身看去...

「都那麼想要了卻一直忍著」灰太郎繼續手中揉捏的動作。

「笨蛋!不要說出來!」

這種羞恥的話為什麼他說的那麼順口...喜羊羊皺眉。

 

突然一個冰涼的手指摸向了後亭,在旁邊打轉著

「不會是...」他看著灰太郎。

 

而他只是笑著,一個手指進入了。

 

這樣的舉動證實了自己的猜想是對的。

 

慢慢地抽動著,喜羊羊此時看著一旁的一面鏡子,鏡中的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他到底是怎麼了...

 

還在想著的同時,灰太郎抽離了手指,一個空虛的感覺讓喜羊羊不住皺眉,回頭看,一個比手指還更巨大的東西出現了。

 

他害怕了。

 

「灰太郎...」

「對不起,我已經...」

 

「呀阿阿!!」隨著這聲痛楚的呻吟,灰太郎融入了的身體裡。

 

 

這就是所謂的合而為一?

痛楚漸漸地消失,代替的是一種幸福的感覺。

 

「在也不會放開你了」手指相扣的同時,灰太郎做出了這個承諾。

 

直到到達了快感頂端,兩人的手依舊沒有分開。

 

「知道嗎?我不去羊村的原因?」

「因為我發現,我再也不忍心殺了你,所以我選擇不再去了,可是,我卻更想你...」

 

「那你知道嗎?我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那是因為我喜歡你,在意你,擔心你」

 

END


 


评论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