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瑯琊榜//譽蘇//地牢(2)

「呵,梅長蘇啊梅長蘇,原來你還是有今天的。」

蕭景桓臉上掛著屬於勝利者的笑容,走進關有梅長蘇的地牢中。

「你們先出去吧,沒有我的准許誰都不准靠近這裡一步,都給我去大門前守著。」

刻意的支開了守門的衛兵,他的內心正盤算著一些危險的事。

「是。」雖然衛兵們想不透自家主子心思,不過他們也很懂得自己的身份。不多加反駁跟提問,輕輕地帶上了門,一名算是比較老成的衛兵帶著其他的衛兵便往出口走去。

「好了,礙事的人都不在了,我們可以來談談我們之間的事了?」

蕭景桓屈膝蹲在了梅長蘇的身前,抬高了他的下巴,要他與他對視著。

「我有一件事很是好奇,靖王是提出了什麼樣的條件,讓身為江左盟少主的你這樣為他...

朝5晚9微心得+cp萌#

第一次在lofter打了除了同人文第一篇日劇微心得(*´ω`*)

怎麼說男女主角這對歡喜冤家在前期就是在玩你追我跑,我愛你你卻又不愛我的戲碼,星川又時不時來個霸道總裁追妻的舉動,整個讓人心癢癢喔( ~'ω')~(#)

結果對,就到了後期星川的弟弟天羽出現後,整個開啟了虐身又虐心模式!(#)

這種婆媳問題真的讓我看到心痛到淌血( ;∀;)

後期整個走,我愛你但我捨不得放開你,可是我愛你,我又得放開你的虐虐虐,看到都要打劑強心針( ;∀;)

其實題外個,我覺得天羽本性不壞,也算真的是可憐的孩子,只是想被關心這樣子( ;∀;)看了心疼(ΩДΩ)

總之有個HE是好的不要虐我BE...

瑯琊榜//譽蘇//地牢

「譽王殿下,梅長蘇已經抓回了,請問該如何處置?」

一名士兵急忙地跑到蕭景桓的身前,稟告就在剛才已經成功捕獲自己主子要他們擒拿的對象。

「好,給我帶進去地牢裡,上好手銬跟腳鐐,別讓他跑了。」

揚起了嘴角,蕭景桓心情極好,把桌上那杯未喝完的酒一飲而盡後,整了整披風,任其隨風的飄動,動身前往梅長蘇所在的地牢。

「譽王殿下。」來到了地牢門口,光是在地牢的門前就有著數名的衛兵,可想而知裡面看守梅長蘇的也不少於此。

「看好門前,連一隻蒼蠅也別讓它進來。」蕭景桓冷冷地道。

梅長蘇被擒,那些效忠於他的人是不可能罷休的,他們必定會查到這裡來,所以他怎麼樣都要死守著這裡。

「是。」

黑悠悠的地牢中...

瑯琊榜//列靖//追妻由食下手#

列戰英,他戰場上打打殺殺的事他見慣了。 可此時他卻有了新煩惱。

他連續跟他的主子傾訴自己的愛慕之意,不論是明示暗示他都試過了,可來人卻怎麼樣都不能理解。

是不是該去找蘇先生談談?當這個念頭剛乍現,回過神,他卻已經站在蘇宅的門前了。

可自己怎麼想,這檔事說出來總是有那麼不太妥。

不過既然自己都來到這了,就跑上一趟吧。 到最後自己那無謂的羞恥心還是敗於現實面。

「宗主,外頭靖王府的列將軍求見。」黎剛三步接著兩步的跑到了梅長蘇的寢室內,傳話道。

「列將軍?」梅長蘇有些驚訝,如果說靖王府或朝政上有任何事一定都是靖王自己前來才是,怎麼這次是列將軍來求見? 心中雖然一絲疑惑,卻還是令...

瑯琊榜//藺蘇//湯藥

*大概還是有眼OOC吧XDDDDD 會挑情的鴿主出現了XD


「該吃藥了該吃藥了!」藺晨不甚耐煩的看著一整天都坐在桌前的梅長蘇。

都令他要好好休息了,結果現在是怎樣了?雖然不見客,但更是窩在自己的桌前一整天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麼。

眉頭更緊了一些。藺晨不是很輕柔地把裝有藥的碗放在桌上,幾滴湯藥差點而就濺到了梅長蘇剛寫好不久的公文上。

抬頭。「我說你在怎麼不開心也別拿我的公文出氣吧?」這可是他剛幫靖王擬好的公文啊。

「我才懶得管你這些公文多重要。」藺晨不是很開心地轉過身子,刻意不與梅常蘇對視。

「好好好,我喝了這碗湯藥就去休息,這樣好嗎?閣主?」

看著因為他不好好愛惜自己的身子而跟...

瑯琊榜//列靖//逆

#第一次寫列靖我就黑了戰英我www

「戰英,你說,你會一直追隨我?此事可當真?」

寫好一份公文,蕭景琰輕輕的把毛筆放回原本的地方,抬眼看了看站在一旁,戰戰兢兢的守護在他身旁的列戰英。

聽到自己主子在問話,列戰英從側身站到了蕭景琰的身前,恭敬的回道:「是的,眾兄弟都會跟著殿下的,請殿下安心做自己便可。」

「不,我指的是戰英你呢?」
低頭,接著把手邊剛寫好公文摺好。

「戰英不論如何都會跟在殿下身邊的,不論生或死。」
說的無比的堅決,卻也是承諾。

「還是說殿下不相信戰英的忠誠?」
在蕭景琰聽到這句話正再次抬頭時,來人卻毫無預景的出現在他眼前,勾住了他的下顎。

這也是列戰英第一次如此認真的看著...

瑯琊榜//譽蘇//寒冷(2)

「蘇先生當真不請大夫前來看看嗎?」

蕭景桓隨之坐落在床沿,皺著眉頭,神色擔憂的左顧右盼著。要不是被梅長蘇攔下來,他老早就奪門而出去傳喚位在蘇宅的大夫過來了。

「這點老毛病休息一下就好,無妨的。」

梅長蘇故作輕鬆的道。雖然說是老毛病,但這個老毛病的確是讓晏大夫跟藺晨多費了不少心。

所以要是被他倆知道他方才說出這句宛如事不關己的話,八成又要被唸都多少歲的人了還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子。

「蘇先生這病很久了?」雖然蕭景桓頭一次見著梅長蘇時,光看著他那蒼白的面容就知曉眼前的人是有病在身,卻也沒想到這病居然是老毛病了?

「是挺久了......。」自從那件事之後......。

一談起那件事,梅長...

瑯琊榜//譽蘇//寒冷


*好少人喜歡譽蘇只好自己腦洞一下了QQ求同好QQ

「先生在這件事上是怎麼看的?」

蕭景桓看著聽他描述完此事後閉上雙眸,面色變得比方才更加凝重的梅長蘇。

雖然他有些擔心,但內心卻因為相信他一定會有辦法解決,所以他只是靜靜地等,等著梅長蘇開口。

「我倒是覺得......咳、咳、咳......。」

話才說到一半,一陣劇烈的咳嗽,中斷了兩人的對白。

「先生沒事吧?我看這事晚些再說好了,身體要緊,先躺下休息吧?」

蕭景桓看著咳嗽依舊咳不停的梅長蘇,心裡也不甚好受。

儘管朝堂之事甚為重要,但梅長蘇的身體卻讓他更為擔心。

不知道是自己也沒有任何心力去拒絕還是其實自己身體也已經負荷不了了,梅...

瑯琊榜//藺蘇//最毒皆人心

黑藺晨有,小心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著我瞧又不說一句話啊?」
梅長蘇輕輕吹了一口茶,本是要喝下的,卻因為藺晨沒來由的一直盯著自己瞧,讓他有點在意。
「怎麼?是誰說不能看了?」
「我是指,你至少也說點甚麼吧?是我臉上有甚麼還是......。」
梅長蘇突然的在語句停頓了一下。「還是這杯茶,你下了甚麼?好比說......情絲繞?」
其實他早就發現了,藺晨盯著他的臉瞧是其次,視線停留最長的其實他手中的那杯茶。
「笑話,誰會這麼無聊啊?還情絲繞。」
藺晨雖然否認得很極力,但卻有那麼一點點的心虛。
「也是,可能是我多心了?」雖然內心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疑猜,但既然藺晨都這麼說了,應該只是他想多了,他應該也不會如閒暇...

瑯琊榜//流蘇//蘇流(?)//寵溺

*私心有

*突發短篇有,小心食用


人家常說,單純的孩子所說的話必定是真心的。
是他內心最真誠的感覺,而非謊言。

「飛流喜歡藺晨哥哥嗎?」
梅長蘇丟了一顆飛流最喜歡的柑橘過去,順勢的問道。

「討厭。」
停下正要撥柑橘的動作,飛流嘟著嘴,眼神露出了殺氣。明顯的表現出他的厭惡。

「為什麼呢?藺晨哥哥人很好啊。」
雖然就是愛鬧飛流這點不太好。

「他黏著你。」
原本以為飛流會說出因為藺晨老是捉弄才討厭他的,但這個答案卻在梅長蘇的意料之外。

「黏著我?」

「只有我才可以的!」
嘟著的嘴似乎又鼓了一些,雖然講的簡短卻是他的真心話。
他討厭藺晨老是在他的身邊轉著。

「好好好,你愛黏多緊就給你黏。」
梅長蘇撫上他的頭,寵溺的...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