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瑯琊榜//景豫//正人君子只是假象(1)

「景睿─!」

一聲長聲的呼喚後,景睿便感受到眼前一片的黑。他知道,豫津又再跟他玩了。

「猜猜我是誰啊?」明明也知道景睿很快就會猜出是他了,但豫津還是十分的孩子氣的不死心又是玩了一次。

「唉。豫津你就不能玩些別的嗎?」景睿嘆著氣,怎麼豫津好像對這種遊戲特別著執著?
說著,他便伸手想拉下遮住雙眼的手。

「等一下!在我還沒問完一個問題之前我不會把手拿開的!」
遮住景睿雙眼的手就是不肯拿來。他也知道豫津是那種拗個性。

「好吧,你想問甚麼?」他放下想掰開眼前的手的雙手,問著。

「離開京中那麼久,你有沒有想我?」

「有有有,有想你。」景睿簡直好氣又好笑,豫津這樣的語氣,就如同他當初離京前是一模一...

【瑯琊榜/藺蘇/醋的下場(R18)】

對,是深夜被基友逼出來的純肉 


GJ好孩子千萬別食用阿(唉呦)


細走連結


(一:google)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GppEuEKLLSKBlUWoV8LZUIyUDfty2141QdlmPNwp9U0/edit


(二:微薄)

http://www.weibo.com/p/1001603966858691794834

瑯琊榜//藺蘇//其實我也怕

#第一次打了這種微悲向的QQ或許最近心煩所至吧(不

房內的書散落一地,可是現在的藺晨的內心遠比這個還亂。

「其實我會怕啊……其實我也沒你想的那麼強大……。」

擁的更緊了。他深怕一個鬆手,懷中的人就會消失。

他第一次在人面前表露他的脆弱。
因為是他最重要的人,也是他唯一喜歡的人。

「你不要離我而去……長蘇……。」

「我就在這,我哪都不去,你可以放手了嗎?」
藺晨抱痛他了。而且怎麼沒來由的就這樣了?

「我不是說這個……。」

是他兩心中都知道,長蘇的生命已經不長了。

藺晨早就知道有這一天,也早就該放手的。

可是對他的喜歡已經超出預計,收不回了……。

所以他決定。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

瑯琊榜//睿津(景豫)//十指相扣(R18)

小小腦洞了一下XDDD單純是一塊半生不熟的肉肉希望大家用餐愉快XD


其實真的是第一次寫睿津!!!!他們倆個小倆口真心萌!!!打打鬧鬧的歡喜冤家!!!!!


(連結一:Google硬碟)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wxHixr4QJyM7nxziANrj4r6Fxbxfqrbb3UyW8s8pMxM/edit?usp=sharing


(連結二:Plurk paste/噗浪貼)

http://paste.plurk.com/show/2356617/


(連結二:FC2)


http://g2053493.blog.fc2...

瑯琊榜//藺蘇//觸碰(1)

「你說長蘇又昏倒了?」

提起簡便的醫術用具,藺晨與黎剛穿梭在如迷宮一般的長廊中。

因為時間緊迫的關係,黎剛只好藉由步行中一一詳細方才的狀況。

「是的。前一刻宗主還好好的沒有任何異樣的在寢室內與靖王討論朝事,突然間就倒下了......。」大夥很是擔心吶。

「那靖王呢?有先行請他先回去嗎?」

「有的,甄平已經請逕王殿下先回宅中等到消息了。」

「那就好。」果然梅長蘇選中的人倒還是挺機靈了。依照梅長蘇的個性,他應該也不希望靖王看到自己這個樣子吧?雖然待在府中會比待在這裡來的焦慮,但這也是莫可奈何啊。

才一步入梅長蘇的寢室,就見著一群人面色擔憂地圍著床邊來回踱步著。

「我說你們也別一個個...

瑯琊榜//藺蘇//名字

#或許OOC

「藺晨,其實有一事,我一直拿不定主意。」

梅長蘇輕嘆了一口氣,闔起手中那本從半個時辰開始就一直維持在同一頁的書籍。

雖然不是什麼太大的事,但總像根刺一直卡在那兒,已讓他再也無心看書了。

「呦,是什麼事居然可以讓咱們的江左盟宗主如此上心啊?」

像是在看好戲一般,藺晨優閒的倚躺在榻上。

其實這是一句明之故問的回覆。
要是他連梅長蘇心裡想的事都不知道,那他在瑯琊山的招牌還做的成嗎不是?

「……。」梅長蘇不語。只是淡淡的瞅了他一眼,應該說他也毫無心力再去反駁了。

「好好好好,知道了。」「不過這件事你自己不也有底了嗎?」
梅長蘇的個性他也不是不了解。
就是想太多。
明明不用想太多事...

瑯琊榜//藺蘇//早安kiss

「唉,都什麼時辰了你還不起來啊?」

梅長蘇坐在藺晨的床旁邊,好氣又好笑的看著賴床的藺晨,搖晃著他。

「不起就是不起,你怎麼著?」
今天他心情級好,他逗著他,他偏要看梅長蘇有多少能耐。

「不起是吧,再不起,吉嬸做的粉子蛋你可沒份。」
要威脅他?還早的很。

粉子蛋……。一想到他最愛吃的粉子蛋,藺晨真有股衝動想馬上起身。可他決心逗梅長蘇了,他可不能半徒而廢啊。

「要我起可以,親我一下?」
不害臊的,藺晨說出這句話。

「那你可以一輩子不用起來了。」
沒好氣的,梅長蘇毫不留情的回完,起身便要離去。

好,很好。
看著眼前的人不留情面的拒絕後起身要走,他拉住了他,往下一拉。梅長蘇毫無防備的壓在藺晨的身上...

瑯琊榜//蒙蘇//酒後

「小殊、小殊、小殊—」

搖搖晃晃的,蒙摯渾身的酒氣在蘇宅的大門口喊著,也不顧現在已是三更半夜的。

「誰啊,這大半夜的還來敲門啊。」甄平摸了摸頭,還是決定去應門,要是他在這樣高聲呼喊敲門的吵著宗主休息可就不妥了。

開門。撲鼻而來的酒氣險些讓甄平又把門帶上了。

「蒙大統領怎麼這時來了?還有您怎麼……。」

「開心嘛—對了、我要找小殊—」
說著,搖搖晃晃的便要往梅長蘇的寢室內走去。

「蒙、蒙大統領、宗主已在休息,明日在過來吧?」
雖是攔著了,可蒙摯卻當做沒聽見似的,依然往前走去。

「外頭是怎麼了,如此吵鬧?」
雖是已睡下了,可外頭的騷動卻又讓他無法再繼續入眠而決定起身看個究竟。

「蒙大統領他...

瑯琊榜//藺蘇//雪梅

「 唉、唉,回來啊,要吃藥啊,別跑啊!」
這是藺晨頭一次,很不優雅的端著湯藥,追著病人跑。

藺晨他恐怕自己也從來沒想過,他堂堂一個瑯琊閣閣主居然要做這種勞心又勞累之事。

這種白工大概只有他才會做了,不過也罷了,誰讓他攤上了梅長蘇?

「不能等了,現在外頭正下著雪,是個能賞雪梅的時機。」

梅長蘇依舊頭也不回地繼續走著,到了庭院。

「在怎麼想看也先把湯藥喝了吧?」
到底是自己身子要緊還是賞梅要緊啊?

藺晨忍不住嘆息。

「湯藥我固然會喝的,但我有個條件。」

他大膽的向藺晨提出了交換的條件。

「唉。」藺晨又再次嘆息。他不知道自己為了梅長蘇到底嘆掉了幾年他的壽命。「說吧,又是什麼事?」

「...

瑯琊榜//藺蘇//飛鴿傳“情”

*色氣的鴿主有,小心服用阿~~ 是篇溫馨搞笑的小短篇^^((只是作者小腦洞

「唉唉,飛流、飛流!快、快些把藺晨少爺的鴿子放了,要是被宗主知道你要我怎麼交代啊!」 黎剛氣喘吁吁地從前院追到後院,只為了追回在飛流手中的那只鴿子。

雖然他知道飛流對藺晨少爺本就沒什麼好感,甚是是專門飛來送信的鴿子也是。

不過總歸來說鴿子乃是藺晨少爺的心愛之物,倘若差鴿子前來送信必定是有要緊事要稟報宗主的,所以可是重要的很啊。

「我才不管。」扭頭。他才不管那麼多。他就不想把鴿子給蘇哥哥。

「你難道忘了你上次是怎麼被宗主修理的嗎?」既然好說歹說都沒有用,只好祭出這一招。

「你......。...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