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家庭教師/XS/你即是我這輩子要追隨的人

*短/可能OOC/可能有點小髒/依然不知道自己腦洞什麼


男人伸出手撩起了身下不停喘息的人那如絲般的銀白色頭髮,用著難得溫柔的動作輕撫著他的髮絲。


他無法忘記這個人曾經對他說,這頭長髮是為了他留的。

當時的他聽到這番話覺得很可笑,甚至不能理解眼前這個人怎麼會做出這種無聊的約定。

「隨便你。」他表情充滿著不屑,如此的言道。

反正這種約定不會長久的。反正眼前這個人只是一時興起罷了。


但是並非如此。

過了數年,他真的從未剪過髮,原本的短髮也到了及腰的長度了。


「我不是說過了嗎!這也是代表著我一生決定追隨你的象徵嗎!」

儘管被問上幾千次甚至幾萬次,史庫瓦羅的答...

家庭教師//迪綱(D27)//不論是怎樣的你,都是我最喜歡的你

*些微OOC

*腦洞,不知道自己寫啥了

綱有個喜歡的對象。

他是他所尊敬的一個人。也是加百羅涅家族的老大。

第一次見到他,他從他的身上感覺的不同的感覺。個性很好相處,可是卻又很愛捉弄人。

實力非常的強、也非常的照顧部屬,深受部屬的愛戴。

可是只有他知道,那個人他不為人知的一面。

「迪諾先生好像當部下不在的時候都會笨手的腳的呢。」窩在迪諾的懷中,綱這樣大膽的說。

「為甚麼你會這麼覺得呢?」迪諾把頭靠在綱的肩上,故作不明白般的反問綱。

「因為......。」因為我總是在注視著你呢。

有部下在身邊的你總能讓你變得十分的強悍。

其實自己有一點忌妒呢,甚麼時候迪諾會因為他在身邊變得...

家庭教師/山綱(8027)/喜歡就是這麼回事

「山本君,你知道喜歡上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綱停下筆,抬頭望著在自己旁邊陪著他一起溫書的山本武。

「唉?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呢?」
山本好奇的反問。跟綱認識到現在也不曾聽他提起過有關感情的話題,怎麼現在?

「啊……沒什麼!只是覺得山本君好像很受女孩子歡迎……所以就問一下……啊如果不方便回答也沒關係!別放在心上!」

綱被山本一反問有點心急的揮揮手,像是要遮掩什麼一般。

「這樣啊!沒關係啊,這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啊哈哈哈。」
山本不疑有他的依然笑著道。
「其實我也不太懂喜歡上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感覺呢,抱歉啊,幫不了你的忙啊。」
山本不太好意思的騷騷頭。

「咦?山本君沒有喜歡過人嗎?」
綱有些驚訝...

家庭教師/獄綱/惡作劇

*可能OOC
*+10獄-10綱設定
*腦補短打

「十代目……」
獄寺細長帶著骨感的手指從阿綱的頸部向下滑到微微敞開的白色襯衫的領口附近。

十年前的十代目是如此嬌小,如此的更惹人憐愛啊……。

看著因為緊張而緊閉著雙眼的十代目,獄寺想再更得寸進尺一點。

他落下一個吻痕在他的頸上。

「回去的話,請十代目告訴十年前的我,要是不好好把握機會,十代目可是會被搶走的。」

砰的一聲,上一秒還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十代目已經隨著粉色的煙消失了。

「隼人,你剛剛應該沒有對“我”做了什麼吧?」
棕色長髮的俊美少年笑著倚在門旁,對還在對著床上發愣的隼人打趣道。

「當然是做了記號了,為了讓十年前的我忌妒,所以惡作劇...

キスマイ /二千/ 聖誕與你

* J禁,OOC可能

*仲良し真的超級棒///


「吶,nika,聖誕節在東京跟大家一起過就好呀,怎麼還要特別開車帶我來名古屋呢?」

千賀其實不是很明白。當初nika邀他一起過聖誕節時並沒有告知他其實他想帶他來名古屋度過。

更正確地來說,其實是他覺得只要是跟nika再一起去哪裡都無所謂,所以從以前到現在只要是nika的邀約他都不太會過問去哪裡之類的。

算是另類的信賴感。


「因為,我想跟千賀一起過。」不是跟大家,而是只有千賀。

「還有就是......因為名古屋是千賀的出生地......所以我想,在你的出生地與你度過,然後再讓我們專屬的回憶多一份紀念......。」...


東離劍遊記//凜殺//奪

對他的恨,殺無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揮之不去。

『你從我身上奪走的東西我必定會討回來的。』
殺無生暗自的在心中這樣宣誓著。
他不可原諒。
唯獨殺了他才能消除他心中的恨。

「你到底對殺了我這件事是要執著到什麼地步?」
凜雪鴉其實很佩服殺無生有這種能耐。
幾年來對他做過的那件事都耿耿於懷的。

果然真的很恨我。
凜雪鴉笑了。

「我說過了。除非是你死,不然無法消我心頭之恨。」
握刀柄的力道加深了。
他忘不了那樣的屈辱。一輩子都忘不了。

「如果只要殺了我就能消你心頭之恨,那你現在就殺了我。」

快速的拉過殺無生握著劍的手,抵在自己胸口。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老實說殺無生確實被凜雪鴉突然的舉動嚇到了。應該說這...

【東離】凜殤/如果喜歡我,請閉眼。

#有點OOC OOC OOC  ((因為很重要說三次

#突然的靈感,很奇怪別打我QQ


「告訴我,你對我有沒有一絲的感情?」

凜雪鴉魅惑的語調自殤不患的耳邊響起。

裝飾華麗的菸斗一勾,兩人便四目相交了。


「哈?你是在說甚麼醉話?」

殤不患頓時跟不上凜雪鴉的步調。他一定是醉了才會說這些莫名其妙又不得體的話。


「我酒量可是很好的。」凜雪鴉否認。

他現在很清醒。倒不如說他其實很難會因為喝酒而醉。


「好好,知道了。我扶你去床上休息吧?」

他遇過太多明明自己都醉了卻硬撐著說自己還清醒的人了。所以他自動就把凜雪鴉歸類在這個部分。


只是殤不患不知道,只要到了...

Yuri!!! on ICE//維勇//勇利生日好肉文 (X

*啃咬有

*沒什麼肉(O)

*安心食用可

「勇利,今天是我們相遇到今日第一次你的生日呢,有想要我為你做什麼嗎?」

一個棲身靠近,維克托由後環抱住勇利。

「唉?咦?不用啦......不用特別幫我慶生什麼的......。」

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勇利瞬間羞紅了臉。

其實另外讓他比教驚喜的是維克托居然會想為他慶生?

「不能拒絕喔。」

修長的手指堵住了還想繼續拒絕他的好意的勇利的雙唇。

「要是你拒絕了,我就不當你教練囉。」

這時候只好使出最後的手段。

威脅。

「唔......。」

拒絕的話語吞回了腹中。

「來?告訴我你希望我做什麼?」

「那、那陪我吃豬排飯!」

說...

ユーリ!!! on ICE/勇維(微維勇)/誘惑

輕輕的勾動食指,勇利誘惑一般的扯過維克托的領帶,拉近了他。

他想要誘惑眼前這個男人。
讓他為自己瘋狂、沉淪。
讓他只專注於他、只想著他。
讓他沒有他不行。

「你這是在玩火,你知道嗎勇利?」
勇利的身上散發出讓人無法克制的誘惑力。

「我知道。」他當然知道了。

「那你知道再這樣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嗎?」如果不停止,接下來他失去理智後就什麼也停不了了。

「我知道。」他當然知道了。

輕輕扯開唇角,維克托笑了。
「那麼就請你繼續魅惑我,直到我們倆的"節目"表演完為止。」

END

打了短短微髒文,雖然說著是維勇,但內容卻是勇維<

誘受的勇利超棒//
希望大家食的愉快囉>/...

Yuri‼ on ICE//維勇-不安的你以及木訥的他 (微R18

「今天還是老樣子嗎?」

看見是勇利推開門,再看看他現在的表情,優子已經知道她現在能為勇利做的只有這個了。


「嗯,一直都這樣麻煩妳真的不好意思......。」

把隨身的東西放置好,勇利硬是在自己的臉上勉強扯出一抹淡笑。


「不會的,這一次我也不例外的會幫你保守秘密。所以你就放心去滑吧。」

拍了拍勇利的背,希望能給予他一點鼓勵。

雖然她不清楚勇利是為了甚麼事情在心煩,不過會掛著這種表情過來肯定是有甚麼吧。

從小到大只要他一遇到不順心或心煩的事他總是會偷偷的過來這裡滑冰。

她也不想多問。每個人或許都不想在心情低落時被問及這個問題吧。

所以她現在能為勇利做的也就只有給予他一個安...

6 / 22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