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APH/獨伊/春夢(R18)

*人物或場合或許OOC

*有R18

*小心食用


食用連結:


連結一:

http://paste.plurk.com/show/2328487/


連結二:

http://g2053493.blog.fc2.com/blog-entry-1.html


死神/烏織/專屬女人(情人節賀文)

「女人,情人節是什麼?」烏爾奇奧拉停下步伐,問著。 

看著整條街上佈滿了情人節的標語,人也異常的躁動。周圍的氣芬也不太尋常。這跟他前幾次來到現世的感覺截然不同。這讓他非常的不解。 

不管是人類還是情人節這個詞。

「啊……情人節啊…嗯……。」突然被這麼問到,織姬慌了一下,情人節這個定義有些廣,她該怎麼解釋才好啊…。跟喜歡的人告白送巧克力?

雖然這個解釋也是對的,但總覺得缺了什麼更具體的東西……

「女人,你怎麼了?」烏爾看著旁邊從剛剛就吞吞吐吐的織姬,他不解。

平時總是有話直說的織姬,怎麼面對這個問題就這樣了?

「情人節就是……啊……!」正當織姬決定豁出去把剛剛腦...

網球王子//真幸//牽手,一起走。//極短篇

「真田?」

原本只是鬆鬆的牽住自己的手,不知為何地突然的用力,幸村忍不住停下腳步,望著身邊的真田。


「難不成,是害怕鬼屋?」雖然覺得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人不可貌相倒是真的,說不定真田是真的會害怕鬼屋呢?光是想到這點,幸村就忍不住的輕笑出聲。


「阿,不是的 ......。」有點含蓄般地壓低了帽子,真田否認著。


「我只是害怕......我如果不牽緊,你會消失......。」不知道從哪個時候開始,他就會開始害怕,萬一如果自己沒有牽好幸村的手,幸村就會離開而去。


「那你可要牽好了,不要放手喔。」

因為......我也不想放開你的那雙手......。


END

【K】伏八/猿美/春藥的使用前傳,(後R18有)

 「臭、臭猴子,你、你給我喝了甚麼東西!」

只是淺嚐了一口而已,美咲便感覺到了身體傳來不尋常的異樣感,莫非是這該死的臭猴子在酒裡加了什麼不該加上的東西了?


而坐在自己身旁的猿比古只是笑著看著美咲,並沒有給予他正面的答覆。但這笑容,卻也說明了主人實際上確實在酒裡添加了其他物質。


「給我老實說、你到底、加了什麼!」

儘管自己已經有些頭暈目眩使不上力,但總是要把這件事問個清楚!既使要死他也要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嘖嘖,美咲真的很不聽話呢。既然你那麼想知道......。」猿比古緩緩的靠近了美咲敏感的耳,吹了一口氣,接著邪魅的語調輕輕地響起:「我只不過在裡面加了點春藥....

高校星歌劇//天花寺翔X星谷悠太//表白要在排戲後?

*OOC有  


「啊啊,該怎麼辦才好呢......。」仰躺在床上,星谷悠太把原本高舉在手中的劇本轉為平放在臉上,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用煩躁不已來表示了。

  這次鳳學長開出的劇本雖然並不是名曲,但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而且這次的歌劇是以愛情為主軸下去演的,然而身為隊長的他,飾演的還是劇中的女主角。也不知道是隊友們真的覺得他比起其他角色演女主角更適合他還是純粹惡意的,不過既然都已經木已成舟了,也只有一搏了。


  可是現在最主要的,是他看著劇本沒辦法帶入女主角的感情......。對於完全沒有戀愛經驗的他,要演出這樣一個角色說實...

鑽A//御澤//一星期戀人

*有點OOC

*遲來的新年賀文


  「要我接你的球?」隊訓才剛結束,御幸馬上就被澤村纏了上來。這是第幾次了?他扶額。

  應該這麼說才對。澤村的訓練對象並不是他,有其他的人可以接他的球,怎麼他就這麼堅持一定要他呢?他想不透。


  「好啊,但,你要當我的一星期戀人,直到今年過完。」既然怎麼樣都推不掉,自己只好提出一般人到死都不願意接受的條件,讓他知難而退好了。


  「......。」澤村聽到這個請求,是真的有被震驚到,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看吧,果然這招真的很好...

卡片戰鬥先導者//櫂愛//比賽只是陰謀?(上) 下R18或許

  因為那張牌,他改變了。

  因為那張牌,讓他再一次的相遇他。


  許許多多的因為,都是原至於當初櫂給予他的那張牌。


  他第一次打先導者,第一次贏了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愛知一點都沒有開心的感覺。


  為什麼?是因為對象是他最不願意打贏的櫂?還是?


  看著櫂起身離去,愛知的心裡有著說不出的痛,為什麼?他越來越搞不懂自己的心理了。


  想說出口的挽留,卻在喚住櫂後沒了勇氣。出口了只有一句道謝。...


鑽A//御澤//短篇無題((輕微r18

  「御幸......前輩......。」

  男人趁著兩人唇瓣稍微分開之際,終於把一直含在口中的話說了出來。

  「嗯?話說回來......你確定這個稱呼好嗎?榮純?」惡意的逼近。飽含邪魅的語調毫不保留的傾瀉而出。

  「......。」澤村不語,更多的是對於眼前的御幸這句話的不解。

  御幸看著眼神迷離,神智因為的吻還沒恢復過來的澤村,內心一些壞心的念頭油然而生。

  「不懂也沒關係,因為你很快就會懂在什麼時候該做怎麼樣的稱呼了......。」 在聽完...

鑽A//克里斯X澤村//戀慕

「克、克里斯前輩!我、我終於打出了好球!你有沒有看到!」


兩人下場後又回到了牛棚一起練習。

此時的澤村還處於剛剛自己投出了第一次的好球而興奮不已的狀態中不法自拔。


「有、有,我看到了,現在可以練習了嗎?」克里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這眼前這個笑得跟瘋子似的澤村。

在怎麼說他也是捕手,怎麼可能沒看見?他苦笑。


「吶、吶我很厲害對不對!」

澤村開始像個第一次學會走路的孩子般,開心的兩眼直發光。


「對,厲害。可以開始了嗎?」

非常的敷衍。因為克里斯想練習了。


「我、我被學長表揚了!被表揚了!」明明是自己硬要別人表揚他的,但這種狀況根本反了。


因為過於開心,也忘了...

鑽石王牌//御澤//

「走開!不要碰我!」

毫無預警的,澤村用力地拍掉了面前對他伸出有善之手的御幸。

兩人的臉上堆滿的全是震驚。

當澤村回過神這才意識到,自己對於眼前的人竟然出言不遜還動手相向。
雖然自己一直覺得眼前的人一點都沒有身為前輩的風範,但實質來說他終究還是比自己年長,這樣的講話方式還是不妥當,但是......。

「抱歉......我沒事......。」口氣稍微比方才放軟了一些,但還是明顯的聽得出來,說話的主人心情的不悅,一點都不是沒有事情的樣子。

「什麼你沒事!快點告訴我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御幸也隨之回過神,著急的抓著澤村的的肩膀,硬是逼著他面對他。
他又怎麼了?難道又是自己做了什麼嗎?如果是的話就直接說阿,沒必要...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