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喜好配對皆不固定★
愛沒事腦補些段子♪
噗浪>aiadgj61030

吃貨のやみ

卡片戰鬥先導者//櫂愛//比賽只是陰謀?(上) 下R18或許

  因為那張牌,他改變了。

  因為那張牌,讓他再一次的相遇他。


  許許多多的因為,都是原至於當初櫂給予他的那張牌。


  他第一次打先導者,第一次贏了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愛知一點都沒有開心的感覺。


  為什麼?是因為對象是他最不願意打贏的櫂?還是?


  看著櫂起身離去,愛知的心裡有著說不出的痛,為什麼?他越來越搞不懂自己的心理了。


  想說出口的挽留,卻在喚住櫂後沒了勇氣。出口了只有一句道謝。...


鑽A//御澤//短篇無題((輕微r18

  「御幸......前輩......。」

  男人趁著兩人唇瓣稍微分開之際,終於把一直含在口中的話說了出來。

  「嗯?話說回來......你確定這個稱呼好嗎?榮純?」惡意的逼近。飽含邪魅的語調毫不保留的傾瀉而出。

  「......。」澤村不語,更多的是對於眼前的御幸這句話的不解。

  御幸看著眼神迷離,神智因為的吻還沒恢復過來的澤村,內心一些壞心的念頭油然而生。

  「不懂也沒關係,因為你很快就會懂在什麼時候該做怎麼樣的稱呼了......。」 在聽完...

鑽A//克里斯X澤村//戀慕

「克、克里斯前輩!我、我終於打出了好球!你有沒有看到!」


兩人下場後又回到了牛棚一起練習。

此時的澤村還處於剛剛自己投出了第一次的好球而興奮不已的狀態中不法自拔。


「有、有,我看到了,現在可以練習了嗎?」克里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這眼前這個笑得跟瘋子似的澤村。

在怎麼說他也是捕手,怎麼可能沒看見?他苦笑。


「吶、吶我很厲害對不對!」

澤村開始像個第一次學會走路的孩子般,開心的兩眼直發光。


「對,厲害。可以開始了嗎?」

非常的敷衍。因為克里斯想練習了。


「我、我被學長表揚了!被表揚了!」明明是自己硬要別人表揚他的,但這種狀況根本反了。


因為過於開心,也忘了...

鑽石王牌//御澤//

「走開!不要碰我!」

毫無預警的,澤村用力地拍掉了面前對他伸出有善之手的御幸。

兩人的臉上堆滿的全是震驚。

當澤村回過神這才意識到,自己對於眼前的人竟然出言不遜還動手相向。
雖然自己一直覺得眼前的人一點都沒有身為前輩的風範,但實質來說他終究還是比自己年長,這樣的講話方式還是不妥當,但是......。

「抱歉......我沒事......。」口氣稍微比方才放軟了一些,但還是明顯的聽得出來,說話的主人心情的不悅,一點都不是沒有事情的樣子。

「什麼你沒事!快點告訴我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御幸也隨之回過神,著急的抓著澤村的的肩膀,硬是逼著他面對他。
他又怎麼了?難道又是自己做了什麼嗎?如果是的話就直接說阿,沒必要...

驅魔少年//神亞//冷

「這種天氣真的好冷呐......。」


亞連縮著身子不停地的搓揉的自己那雙已經被凍傷的手,希望藉由這樣的舉動可以減緩手部的寒冷感。「神田你部會冷嗎?」


看著走在自己前面,似乎對於這樣寒冷的天氣好無感覺的神田,亞連好奇的問著。


「你要是覺得冷的話你就給我回去總部。反正這次的任務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解決的。」


神田並沒有給予亞連的問題正面的答覆。他實在不懂,像這種屌兒啷噹的人,室長怎麼肯放他進來黑之教團.....。


「我、我才沒有說我很冷......哈、哈啾。」口中這麼說,可是身體卻出賣了亞連。


不會是感冒了吧? 


神田聽到這一聲噴嚏聲才終於停下腳步...

驅魔少年//拉比X亞連(拉亞)-糖果的秘密

  「啊─我肚子好餓喔─」

  走在要回黑之教團的歸途中,亞連終於忍不住的喊了出來。本來就處於飢餓狀態的他剛剛又跟AKUMA纏鬥了好一陣子,對於寄生型的他來說這種飢餓感似乎快到了極限。

  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快要餓死在路邊了。

  「怎麼了?肚子很餓嗎?」

  拉比看著一旁的亞連走路速度越來越緩慢,好像快撐不下去了,他不免擔心的停下腳步關切道。

  「 嗯......似乎快到極限了......。」正確來說不是似乎,而是已經到了極限。但是這種荒郊野外,...

元氣少女緣結神//二郎X奈奈生//命定之人

# OOC可能

#動畫第10集半衍生物,但還是會有出入

#爛尾

「奈、奈奈生......。」

二郎揮舞著巨大的黑色翅膀,飛來到正在櫻花樹下賞櫻的奈奈生。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喊著眼前這讓他心動的女孩了,但二郎還是覺得彆扭的怪異。

「二郎?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她剛剛沒說一聲就出來了,也並非是刻意不說的,只是看著二郎好像有些忙,不想打擾到,才都沒告知去向就出來了。

「因為最近都是櫻花樹盛開的期間,我知道妳一定在這裡。」

是篤定的回覆。

就在幾天前,他在這棵櫻花紛飛的櫻花樹前遇到了這個與他命定的女孩,他在此時也開始相信,這棵櫻花樹一定是相連他們緣分的一棵樹,所以她才會如此的確信...

HQ//影日//私人教學課程//短

 「嘖,為什麼難得的休假日我卻要陪你讀書啊?」

 影山一臉不耐的皺著眉,嫌棄的看著對面那個讓他錯失大好練球機會的日向。

 對,難得今天是去室外練球的絕佳好時機,可是、偏偏,他又被日向死纏爛打的哀求著要教他讀書,如果這次成績不合格他就被班導師要求暫時不准他參加團活動。雖然本來他可以棄之不管的,但是不合格的逞罰是暫時不能參加社團,這對他們來說是有非常嚴重的影響。

 本來想逼問著日向為什麼偏偏找上他,但是想想,月島?那個該死的高傲眼鏡仔應該不會想接下吧?怎麼想都是不可能......。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

 「為什麼偏偏挑在我家讀書啊!」...

銀仙//狗神x小雛//溫柔

「狗神,你能不能對銀仙溫柔一點呢?」

小雛停下腳步抓了抓與自己同行的狗神的衣角這樣問著。

「溫柔?」狗神像是不能理解這句詞句的意思,他又重覆的覆頌了一次。

「是的,在這樣下去市松就會再也摸不到那種毛絨絨的毛了……。」

說著,小雛拉扯衣角的力道又稍微加大了些。

「小雛大人,我真的不懂如何對人溫柔……。」

「對一直都是一隻流浪狗的我來說,這句話太難理解了……。」

是的,這句話不假。他的確不懂如何對人溫柔,對自己還是一隻幼犬就被主人棄養,孤零零的在路邊也沒有任何一位路人給予關心。 這樣的自己根本沒有機會體會到何為『溫柔』。

「我所得知的溫柔都是小雛大人告訴我的。所以,...

亞爾斯蘭戰記//達亞//微R18(?)//驅除噩夢?

#注意,OOC或許


「嗯......嗯......。」

深夜,位於亞爾斯蘭的房內突然地傳出細微呻吟聲,聲音雖然不大,但還是引起了正打算敲門入內的達龍的擔憂。


「殿下?殿下您還好嗎?」基於禮數,達龍只是在外頭敲著門詢問亞爾斯蘭的狀況,而非直接開門進入。


「......。」門內並沒有給予達龍他想要的答覆,而呻吟聲依舊斷斷續續的持續著。


「殿下?殿下?」達龍有些急了,敲門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可是還是跟方才一樣,沒有任何的反應。「對不起殿下,請容許我直接進來了......。」就算到時候有可能會被亞爾蘭斯責備,但眼下的狀況他也沒辦法視而不管,他選擇先確保殿下沒事,剩下的他無心...

© 吃貨のやみ | Powered by LOFTER